独狼

  • 關 注0
  • 粉 丝0
文章
独狼2019/05/25

柏林蒼穹下:柏林蒼穹下

講述天使的故事。他們飛行在柏林城市上空,出沒在柏林的大街小巷,圖書館是他們的家,可以讀每個路人的心,並且輕輕擁抱即可安慰並帶來希望。嬰兒和老人可以清楚地辨認他們。天真者,用心生活者,可以感知他們的存在。其中一個天使愛上了一個穿翅膀的馬戲團演員,最終決定成為凡人,和她生活。 是的,看過《天使之城》的人會笑了,因為這熟悉的情節。我想,愛好電影的人可以用這兩部片子來解釋歐洲文藝片和好萊塢商業片的不同。都是極好的片子,看哪個都不覺得虧。 《柏林蒼穹下》的黑白影像一下子就博得好感。是那種沒有徹底褪盡顏色的黑白,泛著
独狼2019/05/25

神祕程式碼:刀槍不入

我的理想是成為一名宗教人士,因為我那信基督的老姨又來向我媽描述信教的好處,照她的說法,你們聽好,信教以前她是見風即倒,上趟樓梯都有生命危險,自從信教以後,嘿,血壓也降了,腿腳也靈活了,身體倍棒吃嘛嘛香,總之就是一個安逸。儘管我老姨連什麼是天主教什麼是新教還分不清,但聽了她的廣告,我就心癢得要命,也想弄本《聖經》來瞧瞧,算盤打得很精明,信了又沒什麼損失,說信就信,保不準能治好我的啤酒肚也未可知。 我瞭解信教的人最重要虔誠二字,幹一行愛一行,我這動機不純的人必須抓緊深造,於是上床以前先來段禱告,每餐
独狼2019/05/25

塞瑟島之旅:《塞瑟島之旅》:愛神之島的“安魂曲”

導演:西奧·安哲羅普洛斯 主演:manos katrakis,giulio brogi,dionyssis papayannop 等 關於夢境,關於鄉愁,關於孤獨與狂歡的一場永恆的對峙。——陸支羽 時晴時雨的三月,離安哲新片的柏林首映已然過去老長一段時間了。《時間的灰燼》,我不止一次把它想象成墨鏡王《The ashes of time》的希臘版。想必這種莫名的淺淺的體悟將一直持續到“春蠶到死、蠟炬成灰”。汩汩風聲中,我聽到安哲蒼老的嘆息,若洞穿時光的鈍響:“過去,我們總是習慣於認為自己是歷史的經歷者。
独狼2019/05/25

絕代妖姬:逃不開那註定悽豔的榮幸

電影《Farinelli》被冠以《絕代妖姬》的名字是讓我不禁湧現一絲不平的,感覺好像那位驚豔萬眾的樂伶已經確切地成為了一個女人般,充滿著矯情與嫵媚的氣息。可是細心一想,這樣的稱謂也是貼切,並非他的容顏與舉止有著女子一樣嬌弱的氣質,實際上他是一個絲毫不亞於普通男性的閹伶,它之所以貼切無非源於他的命運與榮耀。可惜這樣的名字,流芳百世的同時也揹負沉重悲哀。 作為一個特殊的群體,Farinelli的命運註定是艱鉅崎嶇的,身體上的變異已經無法挽救註定失去正常男性生活的厄運,惟獨以自己完美獨特的聲線才可以證明自己
独狼2019/05/25

浮生若夢:浮生若夢,愛我所愛,為所欲為

這可真是部老電影,有些片段挺逗的,國稅局的稅吏為了說服老頭繳收入調節稅最後說得語無倫次,金融大亨被那個怪模怪樣的俄國人摔了一跤弄得眼鏡都找不著,鞭炮廠爆炸看著挺滑稽的,還有那個小姐掛著個“Nuts”的牌子赴宴會,等等。 改編自舞臺劇,臺詞當然差不了: 1、他是俄國人,凡事喜歡往壞處想 2、老頭的祈禱詞,林肯總統說:“愛人如己“ 3、破產的金融家藍西:”安東尼,你也會有那一天的,做我們這一行的人都會有那一天“ 4、金融大亨和兒子在監獄裡的鏡頭,大亨看他兒子的表情很搞笑 5、那隻烏鴉叼杯子,看著挺好
独狼2019/05/25

圖雅的婚事:圖雅的選擇題

影片緊緊圍繞著“婚事”這一主題,故事情節在一個女人(圖雅)和三個男人(巴特爾、森格、寶力特)的陸續登場下時而急促時而舒緩地推進。讓人感到的是,忽而是快刀斬亂麻般的果決和冰冷,忽而又是一種冰山一角般的留戀和柔情。也許這種變幻莫測就是生活的本來面目。 影片中,婚事對於圖雅來說,就是選擇,就像每一個“圖雅”在人生中必須作出的(也許是人生中最重要的)的一道選擇題。三個男人分別代表了三種類型: A. 偶像派——巴特爾。巴特爾在蒙古語中是“雄鷹”的意思。的確,巴特爾在年輕時是當之無愧的雄鷹。從寶力特的
独狼2019/05/25

愛·回家:從電影《愛·回家》看中國司法進步

青少年犯罪,在很多國家都是一個比較嚴重的社會問題。中國自實行改革開放以來,青少年犯罪也是日漸增多,處於社會轉型時期和市場經濟大潮下的洪流之中的青少年也更容易受到各種誘惑而誤入歧途。值得欣慰的是,這一問題也較早成為社會所關注的一個焦點問題,也有很多影視劇以此為題材來引發社會的關注與重視。上個世紀八十年代,電影《少年犯》和電視劇《尋找回來的世界》都曾經在社會上引發較大反響,影響了千千萬萬的青少年群體,也產生了很好的警示與教育意義。而知名導演張元在2000年推出的《過年回家》也將焦點集中於犯罪的青少年主體,最終
独狼2019/05/25

郵差:更像是一個傳說

記得看過一個人說,這個片子應該叫做一個聶魯達的超級粉絲,嗯,很貼切 聶魯達,流亡詩人,革命家,諾貝爾文學獎獲得者;郵差,一個普通漁夫的兒子,他不喜歡船上的生活 一座幾乎與世隔絕美麗的義大利小島,一輛破舊的自行車,一封封來自遙遠南美洲的信,一段溫馨動人的友誼,就在蔚藍的海邊,陡峭的山壁間,漁夫手裡憂愁的漁網中默默開始了 他第一次去見詩人的時候,緊張得不行,在門外搓著手,不停地練習怎樣開口,而風度翩翩的詩人,在花園裡與美麗的愛人調情,卻讀著來自各地的女人的情書,這讓馬里奧豔羨,他說我要寫詩 嗯,要從隱喻開始,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