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uke

  • 關 注0
  • 粉 丝0
文章
Duke2019/05/25

利益風暴:永遠的奧古斯都

如果對有關2008至09年這次金融危機的電影做一個簡單的排序,Margin Call和Too Big to Fail都是四分左右的作品,兩者相對忠實的截取了這段驚心動魄的危機中若干值得玩味的片段,前者長於作勢,卻虎頭蛇尾;後者勝於寫實,但缺乏高潮。兩者之下才是號稱獨立記錄片的Inside Job,我給三分與四分之間,大抵因為我反感左派們總是一知半解卻又非要夾帶私貨,總是頭腦簡單卻又要拯救世界的作風。再往下隔很遠的距離才是所謂的Wall Street 2,這部號稱重金打造的續貂之作,爛到委實不知道怎麼評價,
Duke2019/05/25

陽陽:嘿,親愛的,我在這裡

26日,去威秀影城看電影時,碰到【陽陽】的主角張榕容和黃健瑋,要不是看到他們身邊有影迷圍著他們,還真的認不出來他們。沒有上前去與他們合影,只是走進看了看他們,聽了一下他們與影迷之間的聊天。 抽時間看了這部【陽陽】。該怎樣去定位這部電影,從技術的層面上說,李崗擔任監製李安擔任顧問,片中技術的採用獨特新穎卻恰到好處,侯孝賢式的長鏡頭在最後陽陽奔跑的時候被應用到淋漓盡致,手提攝影機呈現令人眩暈的晃動鏡頭,逆光鏡頭里人物的個性詮釋;從劇情的角度說,劇情安排並無大的曲折,整部電影不停的在收,足以可見李安的影子,越
Duke2019/05/25

綠洲:《綠洲》——善良有屁用,你他媽最好學會獨立

有時候很奇怪,李滄東生活在韓國這樣的極端民族主義者聚集的國家裡,沒被某些傻逼暗殺。因為按照國內某些糞青的邏輯,凡是在電影中顯露出中國人醜陋一面的,都是為了得獎而不要臉的賣國賊,因為他們不惜販賣中國人的醜陋來迎合歐美人對中國人的看法,即使不是主觀故意,也在客觀上為歐美人的偏見提供了證據。 按照這種邏輯,李滄東能活下來就確實應該稱為奇蹟。因為在李滄東的電影裡,現實永遠是骯髒和醜陋的,生活在現實中的人們虛偽、自私、狠毒、絕望。而且這些電影還一而再的在國外獲獎,受到了有偏見的歐美人的喜愛。李滄東還因為這
Duke2019/05/25

進化簡史:唉~讓我自卑的神人啊

同樣是高中生,同樣學藝術,我就一定做不到,倒也不是沒有想法,只是要上課啦、考試啦、各種基礎訓練......
Duke2019/05/25

第十九層空間:至少要恐怖一點

恐怖片一向是我在極端無聊情況下調節情緒的特殊手段。不過,我現在體會到了更無聊的情緒。 《第十九層空間》,實在是一部很爛的恐怖片。它是如此的爛,以致於它甚至難以歸類到恐怖片的範疇裡面來。至少,在我的印象中,一部恐怖片如果想要表達恐怖的情緒,應該是水到渠成的。只要有懸疑的背景音樂,隨著節奏和劇情逐漸推動向前,畫面中突然冒出來一個詭異的東西,或者血腥,或者醜陋,或者凶狠,或者殘酷,再配以強烈的衝擊性音樂,把觀眾的心跳都釋放出來!觀眾為什麼要看恐怖片?當然不是為了那些似是而非的劇情,或者某個明星的俏麗容顏。要的就
Duke2019/05/25

未竟一生:恨是一種負擔

在這個世界上,有一種情緒,它讓你脫離生活軌跡的時間長,給你帶來巨大愉悅感的時間短,最後倒是可能給你留下空落落的感覺,這種情緒就是仇恨。很多作品喜歡把仇恨給予浪漫主義的表現,比如忍辱負重十年後,終於看到仇人落難,那種快感令觀者也隨之揚眉吐氣。但是,大家卻忘了這快感也就那麼短短的事兒,代價是比之時間長的多的心靈和肉體的歷煉,而如果這種恨本身就有些牽強,那麼這樣的代價就更值得斟酌了。《未竟一生》就是這樣一部關於恨與寬恕的電影,世上的深仇大恨本沒有我們想象的那麼多,很多時候,寬恕他人,就是寬恕自己。 影片的開
Duke2019/05/25

重獲新生 第二季:很迷笛,很人生,很ZEN, SS被安排了個巨噁心的男配角

已經有了大棉作搭檔就很好了( 兩人互動有時就像 sheldon和Penny,在互相調戲、互相 tease和合好中滾動,但通常是ss姐姐被氣暈或者噎到),不知道導演幹嗎又給ss姐姐給安排了個猥瑣的大叔(上司)任其揩油是幹什麼用的,除了噁心粉絲外又不見他們對劇情有什麼幫助,一些所謂噱頭的豔情片斷更使人噁心和想打人(如此對待我們的拉丁靚姐?!)=__= 劇情安排痕跡太重,前人所說極是:斷案基本靠猜。而且很多時候很有丹布朗的風味:很多符號學的猜想,但是及其幼稚。其實看劇情的話,我覺得這片子就像一些獨立非主流音樂
Duke2019/05/25

亞瑟3:終極對決:《亞瑟3:終極對決》:終於拍成了非“成”勿擾

記得當初看完《亞瑟和他的迷你王國2》,失望之情難以言表,將其戲謔為“第三部的超長預告片”一點都不為過。然而,在這部《亞瑟3:終極對決》面前,第二部反倒讓我覺得極具優秀的潛質,是之前過於個人情緒化,還是第三部實在太爛了?原因顯然是後者。當然,以上的評論必須是基於一個成年人的角度來審視的。對於小朋友們來說,一、二、三,三部估計各有所長,孰優孰劣不會如此憎愛分明。在製作《亞瑟1》的時候,呂克•貝鬆曾稱其是收山之作,要信守只拍十部電影的諾言。只是,恐怕連上帝也擋不住才思靈感的泉湧,四本《亞瑟》系列的小說一氣呵成,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