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son

  • 關 注0
  • 粉 丝0
文章
Jason2019/05/25

坐著輪椅飛上天空:掩也掩不住的悲哀。

我在以前的影評就說過,即使小日本拍攝了很多勵志的溫暖的治癒的東西,可是本質上其實還是個悲劇的民族。我們時常開玩笑說櫻花樹下埋著人的屍體,其實在他們眼中反倒是歸屬。人最可怕的是找不到自己活著的理由,夜裡突然想不明白自己是為什麼來到這個世上的。這對於他們來說不只是中二,而是一種他們在尋求生命本質時所衍生出來的迷茫。除開他們的地理位置(地震海嘯等),生活壓力(高福利同時的高消費)等因素,我更覺得是他們的文化氛圍導致了這種情況的發生。 舉個例子渡邊淳一的外遇小說中不止一部男女主角一併尋求最美的死亡。川端康成裡
Jason2019/05/25

盜馬記:一心只做浪漫事

異域美景,盜寶元素,二男一女三人行,浪漫喜劇,此片的故事構架和當年吳宇森導演,周潤發、張國榮和鐘楚紅主演的《縱橫四海》很類似,但是最終的效果,滿打滿算也及不上人家的一半,實在可惜。 嚴重懷疑此片是一個爛尾工程,不然怎麼可能胡鬧到如此地步,作為一部盜寶片,怎麼可能所有的動作場面都如兒戲一般,毫無驚險刺激之感;所有主演全是正面人物,大反派角色毫無存在感,閤家歡主旋律的結尾,也太和諧了吧。爛尾的原因可能是樑家輝在拍片過程中受傷。 檢視新聞可知,樑家輝在拍此片第一天就受傷,摔斷了三根肋骨,只休
Jason2019/05/25

沿江而上:一切都會好的

我爸說那會要是沒搬回石家莊,我們就住在豐都了。哦,不對,是他們。他們住在豐都就沒有我了。而豐都現在在江面以下了。他說不敢想如果那個時候留在豐都現在過著怎樣的生活。我猜那樣的話他兒子一定會感嘆為什麼別人的爸爸是大學老師,自己的爸爸啥都不是。 然後,江水淹過豐都的時候,他們會不會捨不得走?我爺爺會不會是執拗的不走然後被人從人群中擡出來卻依然死死抓住那些官員的褲子不放的那個人?或者至死留在家園,祈禱上帝? 我到重慶的第一個晚上見到的這些遊船,但是從來沒有上去過,好像覺得一切都發生的理所應當,波瀾不驚,但其實
Jason2019/05/25

驚聲尖笑:美國人的娛樂精神

當年,環球影視推薦此片.只是看介紹就把我笑翻了. 雖然看不出它是諷刺了哪些影片,可搞怪的精神已突破了我的想象.在中國,模仿這麼多影片的東西只會被稱作垃圾.而美國卻顛覆了這一定律,多嚴肅的東西他都能弄到讓人發笑.這是人家的言論自由.總統都可以拉來亂罵,中國的區長你敢罵嗎?既然不能做到完全平等,表面上的總行了吧. 恐怖電影這個名字可謂是畫龍點晴,直接把恐怖大轉180度成了喜劇.還可以票房豐收,中國什麼可以有這種能耐.
Jason2019/05/25

我為太極狂:只要主義真,鐵棍磨成針

美國自由搏擊前十的黑孩兒因仰慕Chinesekongfu多年 來到帝都,被財迷心竅的北漂盲流村姑帶回村裡。這是 一個神奇的太極村,村夫村婦分分鐘任意ko黑孩兒。黑 孩兒自尊心碎了一地,搭帳篷磨鐵棍,紮根山區,支教 村小,心心念念地要拜退隱村中多年天朝太極前十的 村姑爹地為師,然而爹地的一生是傳奇又悲情的一生 ,為了世界和平和全人類的解放事業曾經拋妻棄女浪跡 天涯四海為家妻亡女散老年危機。村姑訛了錢跑路回帝 都,不想被人算計欠了一屁股高利貸又跑路回村裡投奔大 師兄。黑孩兒心領神會見機行事,聲淚俱下涕淚橫飛跟
Jason2019/05/25

雨天:又一部韓國式愛情片

哈韓的朋友可以去看看這部片子,一部在製造快樂的氣氛中帶些許感動的片子。裡面有一位整天神經質的女主角,一個勤勞的家庭主夫,一個整天忙忙碌碌記者,一個活潑可愛的小女孩。偶來無事看看,可以用來調劑。 韓國影片總會在細節上有些新鮮事物讓人耳目一新。以前看過有用木偶,用過動畫,最多的採用卡哇依的電腦處理的文字作為旁白,這部片子卻是用油畫在電影的間隙裡給我們敘述女主角的一段過去。甚有創意。 雨天不是那種單調的一根腸子通到底的影片,他用了雙線,那個記者與女模特的兩條線由於小女孩以下雨天為名的一篇文章而相交到一個點,併到
Jason2019/05/25

全民目擊:全民目擊2之我兒無罪

萌萌幡然醒悟後,終於明白了父親的良苦用心於是決定從新做人,他想換個地方好好的去生活要對得起父親的付出,由於是她是學藝術的最終她加入了某文工團並且成為知名歌唱家,而且改名夢鳥。 若干年後萌萌已經成家了,其老公是自己的“戰友”我們姑且叫他李將軍吧。而且還有了一個可愛的兒子叫李天二,現在的夢鳥也就是以前的萌萌(不是萌萌站起來的那個萌萌,請大家注意區分)從兒子身上看到了自己的以前的影子,任性,張揚跋扈等等,她甚至想過要好好的讓兒子鍛鍊一番,讓兒子能成為一個人有用的人,至少也要是一個專門唱歌的將軍,可
Jason2019/05/25

血仇:劇是迷你劇,仇是血海仇

在這個地方,有信仰上帝的人,但是沒有上帝;有規則存在,但是沒有遵循規則的人。《血仇》是美國電視歷史頻道拍攝的三集迷你劇,但“迷你”二字只是相對於長篇的電視劇來說,實際上它的內容和風格一點都不“迷你”,而是顯現出史詩的氣派。只要談到歷史,人們就有一種追問真實的訴求,然而任何歷史研究都是一條漸近線,只能逼近真實,而無法還原歷史。《血仇》是根據真人真事改編,“根據”的是大概的歷史事件,“編造”的是具體細節,這也是任何歷史題材的影視作品共通的特點。所以,我們的目的不是從這部作品中探求歷史真相,而是緬懷故去的時代人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