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酥手

  • 關 注0
  • 粉 丝0
文章
红酥手2018/12/17

明星夥伴 第一季:影殘志·Entourage

美劇開始在中國大肆流行似乎也不是一年兩年的事情了,然而很遺憾,我天生就不是個追趕時尚的傢伙。我沒看過《老友記》《性與城市》《二十四小時》《迷失》《瘋狂的主婦》《橘子郡男孩》諸如此類,《越獄》僅僅看過兩集就束之高閣。細數下來,這幾年唯一認真看過的美劇除了《超人前傳》就數眼下這部也算得大熱的《Entourage》(《明星夥伴》)了。 也許是美國人一向偏好情景劇的傳統,《Entourage》的故事同樣可以只用一句話就講得清清楚楚,那就是大明星Vince Chase和他的朋友們在好萊塢的生活點滴。吸引觀眾眼球的除
红酥手2018/12/17

英雄之城:不該忘記的歷史

同事推薦說這部劇很好看,跟她借來看了幾天,果真越來越精彩! 不像以往抗戰題材的內容,這部劇沒有老套的表現具體的戰役怎麼打,或是抗戰英雄如何的英勇,而是,通過描寫周家,一個普通的中國家庭在抗戰中所經歷的種種,從共產黨、國民黨到普通大眾,展現出全國人人抗戰的場景,而穿插於其中的親情、愛情更是為此劇劃上了點睛的一筆! 曾幾何時,所謂的抗戰歷史,真的只成為了歷史,它只是書本上的一篇篇字跡,變成了只是為考試而學習的東西……還有多少小孩或成人看到這段歷史會有所觸動呢? 現在,雖然沒有真槍
红酥手2018/12/17

白線流 25歲:致我們散場的青春

我從初中開始第一次看《白線流》,我喜歡柏原崇,我討厭長漱智也。 我喜歡圓子,我不喜歡真佳。 歲月在飛馳,我第二次完整去看這部戲,我開始喜歡大河內,開始喜歡真佳。 歲月改變了我的審美,對一個人的態度,但是還是改變不了我對《白線流》十年如一日的念念不忘。 是青春的名義,是冥冥的指引,使得我們永遠擁有真誠的回憶。 記憶中相識的片段,愛過的人,深深地沉入心底。 今天才看見25歲版的《白線流》,眼淚滑落,我感覺到自己的成長,用這樣的方式,好像是一個成人禮。 好像《白線流》是心中對青春的祭品。 好像不能釋懷的突然有了
红酥手2018/12/17

九命怪貓:貓的作用

很多人會問 養貓能幹嘛 養狗可以看家護院 可以陪你奔跑玩耍 可以幫你嚇退壞人 養豬可以吃豬肉 養母雞都可以下雞蛋 貓能幹嘛 貓只會傲嬌 它絕不會在你需要它的時候來陪伴你 它只會在你認真忙碌的時候去騷擾你 趁你不注意在你的文件上狂踩刪除鍵 在你看電影的時候擋著你的螢幕 貓永遠跟你有時差 除非你是晝伏夜出黨 不然它永遠在你醒著的時候睡覺不理人 在你睡著的時候在你身上亂跳狂踩 在屋子裡追著它的玩具跑 吵得不可開交 貓一直以來也不是什麼正義的化身 不像傳說中的狗可以嚇退邪靈 貓只會招來妖孽 它也不像狗一
红酥手2018/12/17

省思的人生:上街的哲學:Love, romanticism and the meaning of life

Best movie in the last two years for me. It makes you think and opens your mind. I especially appreciate the comments about ecology and love - perfection in inperfection - is so true and so relevant. Most of us knows it but never raise it to the level of
红酥手2018/12/17

最後的匪幫:奇怪的警察

綁匪為什麼沒殺那個警察? 而那個警察為何隱藏錄影帶? 而且最後警察埋伏的時候他ms有意暴露放綁匪一馬 這個人物沒看明白
红酥手2018/12/17

藍色大門:每個人心中都有一扇藍色大門

【始】 整個夏天都快過完了,好像什麼事都沒有做。這個夏天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我不記得了。就像同樣不知道,這個夏天將會在哪一天,和我們完完全全地道別一樣。 第一次看《藍色大門》是在去年寒假,那個農曆新年後的冬夜,偎在暖暖的被子裡靜靜地開始播放這部定格在夏天的電影。當臺灣腔的女聲傳進耳朵的時候,我還多少有些不習慣。當螢幕隨著主題曲Accidently Kelly Street一起黑下來的時候,我已經義無反顧地愛上了這種不怎麼捲舌頭還黏著很多語氣詞的腔調了。因為導演的真誠,因為演員的真實,更因為故事的純粹。
红酥手2018/12/17

情迷六月花:色情是一種文學現象

一、片段 晚上在碟包裡扯出了壓抑很久的《亨利和瓊》。兩個小時,平緩得像溪流一樣,沒有熱浪,沒有高潮。這也是菲利浦-考夫曼留給我的全部印象,正如他的另外一部電影《布拉格之戀》,遠遠沒有昆德拉好看。雖然沒有讀過亨利米勒的作品,但可以相像應該比這部電影好看。 我不斷地想起勞倫斯。這個長著海明威式鬍子的老頭在電影開始不到三分鐘裡,就把抽雪茄的手伸向了安妮的雙腿之間。我想,這個出身卑微的男人把文字插入無數女人內心的同時,也把生殖器插入了多少女人的下體。 其實,生活像生殖器一樣,只有真正進入某種東西的內部時,才有他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