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鼠機密檔案:《烏鼠》:至強與極弱間的對抗

很多年前第一次看《烏鼠》時就被深深吸引,至今都未曾發現有與本片相仿的片子,就更顯難得。今年第二次重溫這部電影,就是想回味一下,片中至強與極弱間的對抗,本片可謂發揮到了極致。

本片導演鄧衍成,被稱為“香港罪案題材電影”第一導,其影片個人風格濃烈,往往展現極端人性和暴力,代表作還有如《弱殺》、、《黑獄斷腸歌之砌生豬肉》、《炭燒凶咒》等,均是此類作品。

本片,將貌似簡單的一宗家庭婚外情事件,卻與“大圈仔”、“越南幫”銜接在了一起,最終發展成了一個國際級的事件,是港片黃金時期,大膽的編劇模式。香港電影能走向世界,就是因其百無禁忌,大膽創造,勇於探索,本片就是個縮影。喜歡港片的人也是沉迷在那些光怪陸離的情節中,尋找介於現實與非現實中帶來的快感。很可惜,這些元素在現在的港片中已缺失了。

主演鄭則仕,用他那“肥貓”式的愚鈍,將一個弱懦的中年男子形象把握得恰到好處,個人覺得是他繼“肥貓”(電影版)後又一成功的角色塑造。第一次看,覺得鄭則仕的角色從迴避到最終的反抗,有著復活式的逐漸升級的模式,這次重溫發現:其實,到最終他將烏鼠搞掂,他都還沒擺脫主人公與生俱來的那種懦怯性格,他那一次“復活”反擊,帶有些偶然的慣性,由此帶來的結果是順理成章的,並非他從此就成了一個強者,這事之後的他,還會是一個窩囊樣的男人一直到老。這一點,是本片與其它相類似電影中與眾不同的,可能也是編者對平凡人面對環境鉅變無可奈何的一次自嘲。

評論0/300

  • 發佈

全部評論

《烏鼠機密檔案》的相關文章

烏鼠機密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