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少女戰士Crystal:《美少女戰士SAILOR MOON》漫畫更深的含義

漫畫版的結局之所有有些不明不百一是直子本身受意識流潮的影響,使用了一些哲學概念,其二也是因為當時流傳最廣的那版翻譯自己已經被直子繞暈了,很多問題翻譯自身都沒弄明白,所以翻譯出來的東西也是摸稜兩可。
首先要弄清楚的是整個故事是另一條線

非常久遠的過去,在不存在“宇宙”這個概念的空間裡,曾有一個女性帶著秩序之種和混沌之種來到整個空間中心的銀河熔爐,見到了整個宇宙的守護神星魂,並把這兩顆種子放了進去,光與暗相交合,由此,整個宇宙誕生了。

同時Sailor Cosmos和Sailor Chaos也隨之誕生。而Sailor Cosmos離開銀河熔爐開始在整個宇宙中創造生命和文明。最終在太陽系建立了銀千年王國,並將自己的人格封印化身為女王。

另一方面留在銀河熔爐中的Sailor Chaos則生出代表悲傷憎恨痛苦的黑暗力量並向全宇宙散播。

Sailor Chaos的目的是融合Sailor Cosmos使整個宇宙重新回到一片黑暗的虛無狀態,因此黑暗力量一直都正著宇宙裡尋找著Sailor Cosmos。於是在整個宇宙裡由Sailor Cosmos創造的光明的力量與Sailor Chaos創造的黑暗的力量一直都在互相爭鬥著。其間銀千年王國經歷的毀滅和再生,小兔等人也在轉生後對抗著由Sailor Chaos創造的黑暗力量。

另一方面,同樣是由光明而生,但是最終對現實感到絕望追求起絕對力量的嘉拉西亞來到的銀河熔爐,並被Sailor Chaos所誘惑,開始以壓倒性的力量使整個銀河系走上毀滅的道路,同時Sailor Cosmos化身的小兔也受到了命運的指引來到銀河熔爐。

並且在銀河熔爐中通過和嘉拉西亞以及Sailor Chaos的對話中意識到宇宙的歷史是在光與暗的交鋒中重複的,光和暗是等同的存在,抹消掉任何一邊結果都是一樣的,這宇宙都將不復存在,而如果只是一次次的戰鬥,倒下的任何一方也都會一次又一次再生,這樣沒有盡頭的戰鬥除了會傷害到更多人是沒有任何意義的,因此而陷入苦惱的兔子失去了戰鬥的意識。

但是最終她還是意識到Sailor Chaos本身的悲傷和痛苦並不是不可調和的,只要愛與正義還存在於人們的心中,整個宇宙就會向著更幸福的方向發展,於是以自己的生命為代價淨化了Sailor Chaos,調和了光與暗,同時被嘉拉西亞所毀滅的人和星球都因為這一行為而重新再生了。但是,這並不意味著Sailor Chaos的消失,因為暗的存在本身是不可能被消去的,當人們心中的愛與正義再次產生迷茫的時候,又會再一次再生。

同時迴歸銀河熔爐裡的小兔見到了整個宇宙的守護者——星魂,並從她那裡聽說了最初宇宙誕生時的故事,同時,這裡似乎又暗示了小兔這一次的到來和那個“女性”最開始的到來是一樣的,也就是是說小兔和那個創造宇宙的“女性”是同樣的存在。

雖然無論從科學哲學還是邏輯本身上都說不通,這裡大概也是直子一種美好的寄託吧,對於每個人來說,創造這個世界的,是一位美麗而又善良的女性,是一個平時可能迷迷糊糊又不怎麼靠得住的普通女孩,而當她創造出一個生命成為一個母親時,就將成為調合這世界一切的存在。

同時由於星魂的力量,小兔自身也得以重生。

另一方面從遙遠未來而來的Sailor Cosmos(流傳最廣的那版翻譯是水手宇宙,但是這是一個不折不扣的錯譯,這裡的Cosmos和Chaos來自於古希臘哲學概念,Cosmos表示的是整個宇宙處於的一種被調協的有秩序的狀態,這個概念非常接近於我國道家中“陽”和“陰”的概念)也覺醒了。就在Sailor Chaos再一次出現的未來,她和小兔一樣陷入了光和暗不可調和的終極悖論之中,但是她無法面對如此殘酷的現實,所以決定從戰鬥中逃脫來到了現在。

Sailor Cosmos在從小兔那裡得到勇氣後返回了未來,去和Sailor Chaos去進行新的決戰,其結果究竟是創造新的宇宙,還是重新調和,這恐怕誰都不會知道了。

而就故事裡的“現在”,小兔重生後和小衛結婚了,暫時和其他戰士一起過上了普通女孩的幸福生活,大概在今後也會建立新的銀千年王國,成為新的女王。
這裡有一個直子自己安排下的悖論,Sailor Cosmos究竟來自於被改變的未來還是原來的未來?也就是說小兔的命運究竟是在未來變成Silaor Cosmos繼續和Silaor Chaos那無盡的戰鬥的輪迴繼續回到現在自己所處的過去?還是說小兔會有屬於自己普通人的命運和未來?

漫畫最後,Sailormoon無論如何都打不過萬惡之源卡奧絲(CHAOS),最後把自己融化在其中,與之同歸於盡。死亡之後,靈魂在星之誕生地選擇了新的命運,改寫宇宙法則,與其他已死的戰士們以舊樣貌繼續存在,而沒有選擇再生。在新世界,好像是大家都復活了,實則是全部死亡,活在精神的世界中。在她構建的新世界,大家還是美好地生活在一起,未來的女兒也會在未來等著出生。不過,在她一直為之戰鬥的世界裡,這些水兵戰士們全部已經不存在了。星之誕生地裡出生的新的星宿種子會孕育新的戰士,重生在真實的世界,但不是她們。

評析

小兔之所以與凱歐斯融合,是因為她領悟到光明與黑暗是共生的,兩者是矛盾的兩面,其中一方都不可能消滅另一方,只能通過敞開自己的胸懷,包容對方,從而去調和雙方的對立,這就是等於她同時選擇放棄代表光明的身份以及與黑暗的對立立場,但光明與黑暗的對立不會因小兔的個人努力而處於永遠停息的狀態,因為光明與黑暗的對立是永遠不變的,而小兔的行為可以改變至少是暫時阻止光明與黑暗的對立的發展或者存在...拋棄一切是指拋棄作為光明或黑暗的身份,不偏於任何一方,從而去維持雙方的平衡去阻止雙方對立的形勢,也就是創造真正的和平,而承受一切是指作為維持雙方的平衡的擔任者,必須要能承受光明與黑暗的鬥爭所帶來的孤獨與痛苦,也就是生靈塗炭...但只要戰爭結束後,就會有新的希望與未來,儘管戰爭永遠持續,只要有戰爭停息的一刻就會一刻的希望與未來,所以無論處於多麼絕望的境地,都不要放棄希望與未來...這也是直子想描述的吧...

嘉拉西亞臨死前說:SAILORMOON,你是包容一切的戰士嗎?“包容”這個詞,被東映淺顯地理解成了“寬容”,我想這是造成漫畫月野兔和動畫月野兔截然不同的根源吧。對一個戰士來說,寬容和頭腦發熱是決不允許的。為了增加收視率而對漫畫裡的兔子痛下殺手,我想東映做得已經夠過分的了。

其實美戰裡的凱歐斯(卡奧斯)並不是象徵什麼混沌,雖然卡奧斯與混沌在西方文化確實有淵源,從它們的廣義上分析,都是泛指原示、初始的意思,但是這些卻與美戰的卡奧斯毫無關聯.在美戰裡卡奧斯並不是宇宙的原始狀態,也不是代表萬物的根源,它是星星誕生地誕生出來,而星星誕生地是宇宙誕生的,顯然這與傳統意義上的卡奧斯是兩個概念.直子在描繪卡奧斯時候確實取材於希臘神話或西方的傳統文化,但也只限於名字上,直子所描述的卡奧斯是那些沒能生成星星的,是那些擁有自己星星的水手服戰士的反面(摘自漫畫中卡奧斯語錄),也就是人類內心所隱藏的黑暗面.

兔子不僅僅是一個戰士,一個守護者,她已經與宇宙融為一體。其實每一場大戰過去,兔子所經歷的不僅僅是戰鬥力的提升,更重要並且常常被我們忽視的是兔子對這個世界,這個宇宙的領悟也在不斷加深,不斷透徹。與尼凱尼利亞一戰(漫畫),兔子懂得了“光明的背後也有黑暗”,“每個人的心中都有一顆星星”。與混沌的最後一戰,兔子終於參透了宇宙間亙古不變的真理:“卡奧斯,貝爾女王,狄文王子,法老90,尼凱尼利亞,還有,GALAXIA,現在我明白了,為什麼你們一直在渴求我的力量。那和我在渴求愛人,渴求同伴的心情是一樣。我們大家都是孤獨的星星。所以在相互渴求,希望結為一體。結為一體,那是我們最初的形態。所以現在我才要渴求你,把你包裹著,在這防衛圈之中,為了拯救一切!”這段話我每看一遍都會有新的體會。哲學什麼的我也不是很懂,但是作為一個普通人而言,這些話還是會與我的心靈引起一些小小的共鳴,每次看完漫畫都會淚流滿面。千言萬語,最終還是要引用衛的那句話:“SAILOR MOON永遠不滅,永遠是最美麗,最耀眼的星星!”

漫畫另一篇評論http://book.douban.com/review/7110004/

評論0/300

  • 發佈

全部評論

《美少女戰士Crystal》的相關文章

美少女戰士Cryst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