麵包和湯和貓咪好天氣:羨慕的是什麼?

最近在看麵包和湯和貓咪好天氣,看到評論都是羨慕悠閒美好的生活想要開店什麼的。從來不覺得開店有什麼美好,倒是覺得劇裡的生活常態確實很好,主角是一箇中年的單身女,和開店的母親生活在一起,母親去世後收養了一隻流浪貓,生活幹淨整齊,任何一個獨自生活過的人都應該能夠想象得到要維持這個整齊的狀態的生活並不是一個看起來那麼悠閒美好的事情吧,在沒有觀眾的時候認真生活,每天自己細緻的做飯並維持整個僅僅有條的秩序,這背後是需要一個沉靜的心態來應對的。在她店裡打工的女孩子二十九歲,看起來給人感覺也是很禮貌整齊舒服的樣子,我覺得如果是我生活的環境大概不怎麼可能容得下這樣的存在吧?女主的母親可以作為一個單身母親體面的生活在社群,而且看起來和周圍人關係不錯。女主做編輯的工作並很認真熱愛的投入其中,並因為要被調到認為不符合自己性格的管理崗位而離職。前者說明社會環境的寬容不會過多幹涉私人的選擇,而且這個選擇不會付出不能承受的代價,做好自己的事一樣可以有尊嚴的生活,所以她母親可以選擇自己喜歡的方式並自己承擔責任。所以主角也可以心平氣和的在面對選擇時去嘗試更貼近自己內心需要的方式,去關注內心的細微感受。

在我生活的社會,就我所見確實沒能有幸見到一個能夠不隨波逐流,沉下心做好手頭的事從容生活的同齡人。編輯出書是為了完成任務,從作者,插圖作者,封面設計者,到編輯整個市場環境也很難給想要做好事情的人以發揮空間。這個環境中大家想的更多是不出錯,和別人一樣,如果你想做個用心實現的東西會發現沒有可供參考的先例。有時候我會想為什麼我們看到國外的設計很好,我覺得是整個市場合作的流程下了有了無數成熟成功的先例在那裡,生活在一個相對優質的常態裡整個良性的生態迴圈繼續下去會比較容易。認真的做好手頭的事是一種理所當然的常態,哪怕一輩子只做好自己領域的小事才是值得尊重的,而我們的社會生態中更常見的是每個人要不斷往上爬,每個被踩在腳下的都是失敗者,從小老師說的最多的一句話,不想當將軍的士兵不是好士兵,帶著這種僵硬又可笑的奇怪姿態生活會好嗎?無疑如今已是一個不可逆轉的個人主義的時代,單純熱血投入的八十年代的尾巴我們大抵是感觸不深,但是我們這個個人主義的社會又沒有太多自己玩的好看的先例參照,於是更多沒有自己想法與鑑別力的人,以為是出於自己個性意願的行為不過是被各方言論風潮慫恿而不自知。所以你去問周圍的人喜歡什麼,他們會說想要不上班又待遇優厚的悠閒生活,想旅遊,或者想找個白富美高富帥,然後呢?人生就完滿了嗎,其實我覺得就算這些都實現了,一個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的人也不會幸福的,他們給出的答案不過是偶爾被媒體或者社會流行吹起的一個泡泡,消費廣告裡造的一個標準夢幻,可能受眾自己都不知道那些意味著什麼,只是一個模模糊糊的成為了美好理想的視覺化形象。所以放眼望去你的同學們會去爭名奪利,進學生會,考公務員,相親,自拍,晒幸福,甚至養小孩,哪怕他們選擇辭職去西藏堵在某國道上。隨便選擇一個社會親戚父母或隨便什麼東西拋來的一個夢幻模式把自己套進去,逃避思考又推卸責任。

當然也有很多有意思的人在自己的角落自娛自樂,不過要抵達那樣的他人,至少要讓自己達到與之相當的高度才有可能吧,於是在面對這些熱鬧時能夠選擇甘於寂寞做簡單的事情和一個人堅持最簡單的事情認真生活才是不容易的。看著人們投奔各種光鮮誘惑的夢幻模式,至少我是不相信存在安定無虞有保障這種選項的,人活著就是冒險,指不定什麼時候停擺呢,小時候想到有一天自己的意識會消失完全不存在會陷入空蕩蕩的恐懼,不過想想其實掛掉的世界裡明明有那麼多比活著的人有意思多的存在,有什麼不可以接受的呢?這樣想來那個虛構的世界或許更能接受了吧。

所以在看到劇裡從未曾露面的單身母親,到辭職開店的亞紀和她店裡打工的店員,我覺得她們的可羨慕處並不僅僅是文青們看到的貓咖啡小店之類的符號,而是她們可以做出自己的選擇,並不是什麼驚天動地的事情,但是清楚自己想要什麼並且去認真的生活堅持自己相信的事。亞紀辭職之前熱愛自己的編輯工作,開店也不是為了逃避壓力,其實日復一日的做重複的料理一個人照顧店面並不見得有上班的編輯工作輕鬆吧,輕鬆的氛圍是在客人角度看到的事情,每天照顧一隻貓也遠沒有逗它玩玩那麼可愛。那個打工的店員按我們的現實標準來講,一把年紀了還心安理得的做著一個小店的打工店員,即便是人畜無害溫和友善也基本該歸類到一無是處了吧。對比之下最該羨慕的是這社會環境的包容度吧,看周圍,畢業不多久身邊的妹子又有誰能夠泰然處之,不四下對比各種慌張?艹,還是滾回去建設內心吧!

評論0/300

  • 發佈

全部評論

《麵包和湯和貓咪好天氣》的相關文章

麵包和湯和貓咪好天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