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猛鬼街:羊毛衫大叔的造夢空間

美國的血漿類恐怖片一向以長壽著稱,通常來說,如果搞到創意用盡,無以為繼,還想接著圈錢的話,就只能靠前傳來延續壽命了。早先與本系列同屬近三十年來最有人氣的恐怖片《月光光心慌慌》和《十三號星期五》就分別出了前傳,這回又輪到了穿梭夢境的羊毛衫殺手。在這個電腦特效日趨精緻,飛船漫天,動輒城市毀滅的年代,面臨失業危機的不僅是老派動作片的肌肉明星們,還有這一票靠斷手腳,灑血漿吃飯的電影人。

羊毛衫殺手的歸來並沒有給人任何驚喜,夢與現實混淆難分的鏡頭技法,竭力克服睡眠慾望的掙扎主角,神出鬼沒一擊必殺(除了主角)的弗萊迪,以及這系列影片最大的賣點——各種小角色稀奇古怪又血腥無比的死法,看來在以前的套路上沒有任何創新,彷彿是把以前七部中刺激眼球和心跳的元素重新打散,做了一個大拼盤,又湊成一部電影拿出來賣錢了,所以本片的編劇欄裡沒有這系列的創始人維斯•柯瑞文的名字,真是對他老人家大大的不公平。

在細節上也完全缺乏讓人眼前一亮的處理,反倒讓我們看到了更多的拼湊。比如同床共枕的男女一方被夢中殺害後,不知所措的另一方成為警方眼中的凶手,或者為了牽強的做出一個高潮勝局,把弗萊迪拉到現實中使其喪失能力,等等,都是被一再重複的陳腔濫調,熟悉這個系列的觀眾一定會對之嗤之以鼻。甚至連浴缸中出現機械手這樣赤裸裸的對前作進行的照搬都有,當能看出編劇是如何的不賣力。如果硬要說有什麼新玩意,那就是如今的恐怖片中連血漿都可以是數碼的了。

在近幾十年的幾套長壽恐怖片中,《猛鬼街》毫無疑問是最具有想象力的,除了單純的追逐和殺人場面,它還以虛實難分的夢境和各種由此製造出的奇幻殺戮和打鬥場面著稱,無論是麥克•梅爾斯還是傑森,雖然一樣殺人如麻,卻難免顯得千篇一律的單調,而弗萊迪的殺人花樣之繁多,受害人死法之奇特,一向都是這個系列中極大的看點。成為目標的人們奮起反抗,進入夢境中化身各種神奇力量對抗弗萊迪,更是挑戰這個系列編導想象力,從而也有極富創意的對決場面,很多都頗有B級科幻片精品水準。而這部翻拍雖然有了更精良的特效支撐,在想象力上與前作相去甚遠,各種死法無一不在前作中見過,而主角們只是以盡力不睡來消極抵禦,而不是乾脆進入夢境來一場華麗的大冒險,使得本片還不如84年的第一部來的有趣味。飾演了二十年弗萊迪的演員換人,也讓這個角色不如以前那麼充滿脅迫力,殺人前的絮絮叨叨讓人不耐,曾經的幽默感也蕩然無存,成了一個一根筋的冷血復仇殺手。

這類恐怖片翻拍,通常誕生一部不功不過的作品,投資不大,但足夠吸引到類型片的死忠,因而多少總能用殘餘價值圈到一點錢,正是製作人拍片的初衷。我們慶幸的是,這種水準中庸,不思進取的片沒有大行其道,否則還真是一場徹頭徹尾的榆樹街噩夢了。如果你能把這部電影看得聚精會神毫無睡意,那你就要警惕自己是不是已經在影院裡睡著了,說不定旁邊有一隻撈了20多年票房錢的爪子,正在向你慢慢伸過來呢。

文/方聿南

評論0/300

  • 發佈

全部評論

《新猛鬼街》的相關文章

新猛鬼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