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猛鬼街:Freddy Krueger——I NEVER DIE

重製,又見重製。今年是弗萊迪,去年是傑森,前兩年是麥克•梅爾斯,再加上03和06年的人皮臉,“五鬼”裡就剩茶几(Chucky)沒復活了。想來這些前輩們也不容易,回回被殺,次次重啟,根本就是落入了永無止境的迴圈地獄了嗎!若要比較的話,刨除原本就算不上系列的德州鏈鋸殺人狂和羅伯•佐姆比的自娛自樂,本就打過一架的傑森無疑是弗萊迪最好的參照了。[13號星期五重製版]於09年的情人節檔期上映,首周斬獲4000萬美元,最後的北美票房止於6500萬,全球9100萬。參照其1900萬的製作成本,傑出的收益率不言而喻。而本週上映的[新猛鬼街],雖然首周票房近3300萬,但考慮到其3500萬的製作成本,唉,又敗給傑森了。值得一提的是,從03年的鏈鋸到06年的鏈鋸前傳,再到這兩年的傑森和弗萊迪,Michael Bay 2001年成立的製片公司Platinum Dunes承擔了所有的老鬼復活任務,但不要以為他這是熱心公益事業,拍這種幾乎不用動腦子的經典Slash movie翻拍片是絕對穩賺不賠的。首先是製作成本低廉,只用血漿,無需炸藥。其次就算片子拍的再爛,只要在預告片和前期宣傳上不至於太懈怠,再保證3000家左右的上映院線,首周即可撈回成本,之後不管跌幅再大,加上海外票房,最後的收益翻個幾番還是有保證的。

製片商們看重的是票房,Fans們在乎的是口碑。不過很不幸,恐怖片歷來是被噴得最慘的那一類,何況還有翻拍這個大殺器的加持,不被罵死都算三生有幸。參照爛番茄網站上的新鮮度,兩片倒是半斤八兩,沒被噴到體無完膚,但也好不到哪兒去。翻拍片的窠臼幾乎佔全:創新不足,誠意欠奉。話說回來,傳統的Slash movie拍到今天,不論再怎麼包裝,早就已經黔驢技窮了,怪不得兩大老鬼只能走看起來很有技術含量,其實是光膀子耍流氓的3D這一條路了。

其實說起來夢魔弗萊迪比起一根筋的前輩傑森還是有其優勢所在的。首先是殺人的技術含量。相較於數十年如一日,一把刀用到死,殺人有如流水線作業的傑森而言,弗萊迪的自由度堪稱奢侈,憑藉其控制夢境的能力,完全可以達到不亞於Chucky的死亡陷阱和死神的無解意外死亡的效果。其次是氛圍的營造。傑森說白了只會追殺,外加所有殺人狂的必備招式:瞬間移動(或者是影分身),摘了那個冰球面具瞬間變成長得不那麼和諧的路人甲。話說傑森、麥克•梅爾斯和人皮臉如果大家互換一下頭套,恐怕親孃都認不出來誰是誰。加上那份對各自專屬武器的痴情,此三人根本是來自平行世界的同一只老妖嘛!弗萊迪就不一樣了,首先他不像那三隻一樣無口,而且話還挺多,羅伯特•英格倫的弗萊迪就始終致力於惡趣味的搞笑,所以冷場率比那三位低得多。其次是夢境本身就大有可為,[入侵腦細胞]和[暖暖內含光]的夢境效果也許就是弗萊迪的未來所在。

本片的整體效果撐死了也只能說差強人意,除了搶戲王Jackie Earle Haley大叔那性感的聲線依舊性感之外,對夢境的營造極其無聊加失敗。不知道是預算不足還是乾脆就自甘墮落,刨除時代因素,特效場面甚至不如彼得•傑克遜1996年的[The Frighteners]。創意更是不負翻拍之名,被于仁泰03年的[傑森大戰弗萊迪]比的一無是處。Haley大叔第一次主演就杯具了,唉,意料之中的杯具。其實創意不足倒不是最致命的,對Slash movie來說那隻能算是Bonus額外奉獻,畢竟放血才是硬道理。只要血量夠大,撒的夠飄逸,cult片影迷還是會買賬的。所以當看到本片惜血如精的慘狀之後,偶徹底無語了,這R級是哪兒來的?放血剋制,三點不漏,Haley大叔居然變成了這麼人畜無害的存在,真是讓守望者們情何以堪?當B級片不再撒血,它也就不是B級片了。

本片不僅血量不夠,乳量也不夠。雖然弗萊迪是戀童癖向來不以乳量取勝,但你還能更平坦些嗎?七年前藉著傑森的光,好不容易攤上了Katharine Isabelle可以一飽眼福,經過這些年拆夥再出發,馬上就顯出差距來了,那邊廂的傑森同志可以明目張膽的窺視Willa Ford的XX全過程,你這邊還是隻能輕輕的調戲一下小蘿莉,害羞的從浴缸裡偷偷地伸出你那冰冷的手指。怪不得心理變態,原來全是憋出來的。

其實賺錢也好,惡名也罷。這些老鬼都是百足之蟲,死而不僵。他們的名號都是響噹噹的真金白銀,怎麼可能會被人棄之不用。續集續不下去了就前傳,前傳完了就翻拍。都是地溝油一樣的存在,只要觀眾不怕噁心,製片商就會一直拍下去,拍到榨不出油的那一天。說到這裡一陣噁心,不由得人不懷念起于仁泰老師,[鬼娃新娘]和[傑森大戰弗萊迪]是多麼神聖的存在啊!您老再不回來,我們哪兒買健康食品去啊!也許羅德里格茲的[新鐵血戰士]是個成功的轉基因食品,嗯,走著瞧吧!

評論0/300

  • 發佈

全部評論

《新猛鬼街》的相關文章

新猛鬼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