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紋身的女孩:就是這個讓人無法不愛的女孩

看預告片時打死我也想不到女主角是曾演過《社交網路》裡Mark Zuckerburg那個小女友的姑娘,雖說那姑娘也蠻有點任性的骨氣,畢竟還是個正常人。搜了搜她出演的其他片子,翻拍版的《榆樹街噩夢》有點陰氣,《Tanner Hall》也有點詭異,但怎麼說都是好看的妞。《龍紋身的女孩》裡邊的Rooney Mara面,目,全,非。

但是,Salander不就是這樣嗎。打扮得想讓全世界都遠離自己(repellent),卻還是讓人忍不住被吸引。電影裡的Rooney就是這樣,剛看上去恐怖至極,可是在那針刺一般的外表下你能感到有個柔軟的核心,那一點點無法消解的軟弱(vulnerability)讓人忍不住想一窺究竟。

全球銷售六千五百萬本的小說,拍成電影,估計不滿的人比滿意的人多。人的想象力一經表達就被固化被限制,不被達成的夢想永遠最美。即使是這樣,甚至有一個口碑不錯的瑞典版本存在,大衛芬奇還是說自己有故事要說(他的確夠自以為是的,把某個主要情節改動的讓人瞠目結舌!不過如果沒有那個改動——以及其他的刪節,用他的話是“把六百頁小說刪成兩三百頁”——電影估計要拍個四小時!花銷更要巨大)。他看小說(劇本?)看到第40頁就懂為什麼會被送到自己手上,用影評家的話說,大衛最擅長拍攝的就是“被孤立被邊緣化的那類人”。

Salander當然是那樣的人。她痛苦的經歷本就令她幾乎無法選擇做正常人,而她不僅拒絕假裝正常,反而對生活迎頭痛擊,恣睢的“選擇”做一個異類。Blomkvist似乎過著平順的生活,可惜他骨子裡的正義感,與生俱來的敏銳,以及淡漠性格背後的好奇心,使他幾乎身敗名裂這一件事變得不那麼教人驚詫。

兩個被生活逼在促狹角落的人陰差陽錯的連結在了一起——我始終覺得為老頭工作的律師大人硬要見Salander一面缺乏合乎邏輯的動機,然而,生活有時候就是沒什麼邏輯的(是吧?)——見面之下,這個詭異的姑娘恐怕就再也沒離開他的腦海,才會在情急之下脫口說出這個人,致使Salander和Blomkvist的相見。

相見前後的那幾場戲我非常喜歡。幾個來回就把人物的心理細節交代的非常清楚——脈脈含情的安全公司老總,激賞Salander才華的Blomkvist,有戒心又對某類事件有自己的正義感的Salander,包括那個很像亞裔的小女友,每個人都栩栩如生,一個表情抵得上十頁書。

要說起我最不喜歡的戲,恐怕說Salander遭強姦的那場——Rooney Mara被拍得太美,缺乏應有的恐怖感。演Bjurman的人又太歉疚。大衛還是對性侵犯太過仁慈!!

再有就是Salander和Blomkvist的幾場床戲。太傷人心。所以才讓結尾那一幕變得更順理成章也更讓人喟嘆。那個場景的美學視角很好,騎著摩托絕塵而去的Salander真的就像劃破夜空的精靈,那麼孤獨,那麼決然。

說回Rooney Mara。她本來對拍戲沒有想法,家境顯赫(她家族是紐約Giants,匹茲堡Steelers的創始人和擁有者!)的她,在NYU拿了心理學、國際社會關係和NGO的學位。因為有個做演員的姐姐帶動才開始拍戲,誰知這妞太過認真執著,什麼都豁得出去——全裸,形象大變,真格去穿了鼻脣眉乳環⋯⋯不要命的架勢,加上本來就有點古靈精怪的樣貌,竟然讓這個第一眼甜妞真的就演成了長著黑色翅膀的Salander。

去看看這個電影。也許你會恨大衛芬奇,或者厭煩Daniel Craig(以及演他情人那個,太不美了!),但你會愛上Rooney Mara。她給了世界一個想要為她心碎,想要去抱一下的Salander。

----
影評其實到這裡就完了。因為Heidi的留言,讓我想要簡單八一下《龍紋身》系列小說作者拉森(Steig Larsson)。有興趣可以讀一下。我寫得很簡略,有時間可以再補八。

如果讀過小說,就會發現其中洋溢著拉森的自戀,他把丹尼爾克雷格的角色Mikael Blomkvist寫得十分正義完美勇敢聰明又招女人愛,簡直就是高帥富,而這個有俠氣的記者,如你所想,就是拉森自己的影射。

作為一名記者,拉森也跟Blomkvist一樣做些獨立研究,到處找人麻煩,所以也有些宿敵。因為怕遭人報復,所以一直沒有跟自己長期同居的女友結婚。因為瑞典法律規定,結婚就要公佈住址(好詭異的規定),對拉森來說風險太大。

而《龍紋身》系列據說是拉森寫來自娛自樂的,完稿三本,後來受到鼓勵,決定出版。傳說中他已經規劃好了一共七本的大綱(!),誰知天意弄人,拉森某天去上班的時候,電梯壞了,他決定爬樓梯。如果你知道拉森家族有遺傳性心臟病,你大概能猜到後來發生了神馬。

總之英年早逝的拉森,身後留下了很多讓人唏噓的事:

首先是他的女友。在瑞典,未婚同居不受保護。基本已是事實婚姻的女友不能繼承他的任何財產(這裡有後話,要讀下去喔)。

其次,拉森其實年輕時曾立遺囑,要把遺產捐獻。然而,瑞典法律又規定(!)遺囑要有證人,可惜拉森沒有,所以他全部的遺產歸屬了他的親戚——他爸和他哥,他們不肯與其他人包括拉森女友分享(這裡有伏筆,要讀下去喔)。

然後,對我們來說最重要的,是他未竟的小說。且不說拉森的七本書的計劃,傳說中他的第四本小說已經寫好75%。由於前文所說的瑞典法律,這個手稿,包括他已發表小說的收入,全部在他哥他爸手中。伏,筆,來,了——拉森女友說拉森有跟自己講過小說的構思,如果她能拿到手稿,她就能把小說補完——但是,如我們所知,這一切都因為偉大正確的瑞典法律(以及拉森父兄的決定),而不可能得以實現了。

所以,我們就沒辦法知道,在紋了龍紋身、玩了火(第二部)、踢了馬蜂窩(第三部)之後,我們無法不愛的Salander又做了什麼。

我們大概只能仰天長嘆,你說你沒事爬什麼樓梯呢,拉森童鞋。

評論0/300

  • 發佈

全部評論

《龍紋身的女孩》的相關文章

龍紋身的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