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竟一生:恨是一種負擔

在這個世界上,有一種情緒,它讓你脫離生活軌跡的時間長,給你帶來巨大愉悅感的時間短,最後倒是可能給你留下空落落的感覺,這種情緒就是仇恨。很多作品喜歡把仇恨給予浪漫主義的表現,比如忍辱負重十年後,終於看到仇人落難,那種快感令觀者也隨之揚眉吐氣。但是,大家卻忘了這快感也就那麼短短的事兒,代價是比之時間長的多的心靈和肉體的歷煉,而如果這種恨本身就有些牽強,那麼這樣的代價就更值得斟酌了。《未竟一生》就是這樣一部關於恨與寬恕的電影,世上的深仇大恨本沒有我們想象的那麼多,很多時候,寬恕他人,就是寬恕自己。

影片的開場顯得有些讓人費解,瓊躲避暴力男友,帶著女兒找到老牛仔艾納•吉爾克森,兩人見面對話就十分尷尬,似有一段昔日的往來,但是又顯得彼此有著些糾葛。慢慢的,這段歷史開始浮現,瓊本是艾納的兒媳,但是其愛子因為一次瓊的駕駛失誤導致的車禍喪生,對兒子的深愛最終變成對兒媳的恨,而當時懷有身孕的瓊也在惶恐中離家出走,艾納也就從來沒有見過他已經11歲的孫女格瑞芙。故事的脈絡其實很清晰,就是一個心結的故事,很多時候,在一場令人錯愕的意外中,人會感到痛苦、內疚、迷茫,陷入這種情緒下,難免心理上會有“移恨”作用,“恨”常常來的簡單直接,正如艾納對瓊的怨恨,讓他可以從對愛子更復雜立體而深切的思念中表面性的掙脫,化解他的痛苦,他的內疚,因為一旦責任被潛移默化的指向瓊,他也有了更明晰的情緒發洩出口。

實際上,艾納忘了,瓊雖然也有她的責任,但是這是無心之過,她其實有著和他一樣的痛苦與內疚,而“恨”的另一層力量就是,它令人喪失感知能力,艾納因為恨,無法感知到一個失去丈夫的妻子同意深切的對丈夫的懷念,感知不到一個懷著孩子的準母親突然面臨無依無靠境地的無助感。於是,一種“恨迴圈”出現了,艾納需要給自己編織恨的理由,給他以“恨”的力量,而這種情緒自然令瓊無法承受,最終只能離家而去,而這又反饋給艾納感到“恨”的合理性,一個害死了自己兒子的女人,又懷著他孫女離去,這還不該恨嗎?!這種自我營造的“恨”的悲劇正在這裡,它製造情感的雙輸,令人唏噓。本片的另一條線索也揭示了另一段“恨”,同時又有著對主線的反襯作用,艾納生活中照顧著黑人老牛仔米特•布萊德利,米特不幸被灰熊嚴重咬傷,生活已經很難自理,而那隻咬傷他的熊也被捕獲關在籠子裡。這條線索有兩個寓意,首先,它表現了艾納本質的善良,這個起初看上去脾氣古怪,處處刁難瓊的男人卻也會一人照顧自己的老友,同時,他在兒子墓前神情的傾訴也令人動容。其次,它讓一些“恨”的邏輯更加脆弱,熊本是凶猛的動物,而一旦被激怒,本能的會做出攻擊行為,所以,你很難說這隻熊真“壞”,米特甚至也沒有直接的對熊的怨言,因為我們明白,這是這些動物的本能,我們只是因為一種受創後的心態發洩著不滿,然而,反倒是對我們的同類,我們更會生出缺乏寬容的“恨”來。

這部影片並沒有讓這種“恨”越陷越深,而是給出了寬恕的可能,一方面,瓊的女兒格瑞芙成了她與艾納的緩衝帶,在這個女孩身上,瓊可以看到丈夫,而艾納可以看到兒子,而最終,對她的愛讓他們意識到,兩人愛的實際上是一個人,是這個女孩,也是她的父親。孩子越純真,常常也就讓成人的爭鬥和世故顯得越愚蠢,冰凍的感情就這樣在純真的溫暖下漸漸融化。而瓊的暴力男友趕來試圖強行將瓊帶回時,艾納挺身而出,包圍了瓊,這一刻,我們看到了,艾納在保護他的家人,既然已經失去了兒子,也何必在失去另一個親人?他們終於又是一家人了。而米特也真正寬恕了那隻讓他餘生都可能在痛苦中度過的熊,他放走了這隻熊,那一幕總是讓我想起赫爾佐格那部紀錄片《灰熊人》,片中的崔德威爾一生愛著灰熊,常年在森林中與灰熊為伴,最終也命喪灰熊之口,然而看過那部紀錄片的人都會知道,他不會怪罪那隻熊。像崔德威爾這樣的人畢竟只是少數,然而從米特放生那隻熊的時刻,我感受到了一種想通的情感,一種令人感動的溫情。

生活中那種遷怒於人的“恨”常常更是一種負擔,它本質是一種謊言,你需要編造恨一個人的理由,並不斷編織新的謊言去圓謊,最終一個人的情緒被自己編織的謊言網住,無法掙脫,只能在痛苦與憤恨中度日。艾納曾經被自己編織的網緊緊束縛,他從中得到的只有失去愛子後加倍的自我傷害,而同時也不斷對瓊釋放著壓力,讓瓊也被內疚深深的包裹。而一旦他們卸下這份負擔,向前走出生活的一步,一切其實本沒那麼沉重,失去的讓我們永遠懷念,同時更要珍惜現在的親人與朋友,看到影片最後,瓊與當地警官開始了新的感情,而艾納和米特兩位老友並肩仰在椅子上,那份舒適與溫暖,令人會心一笑,也放鬆了下來。

http://hi.baidu.com/doglovecat/blog/item/4eb8053373dad9f61b4cffe1.html

評論0/300

  • 發佈

全部評論

《未竟一生》的相關文章

未竟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