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竟一生:和上帝握手與命運同行 ——觀電影《未盡一生》後感

和上帝握手與命運同行
——觀電影《未盡一生》後感
母親在熟睡,我在電腦前靜靜的看完了這部片子。然後緩緩的打開了後門,外面沒有一絲的燈光,卻有些朦朧的月光,溫柔而銳利的打破了黑暗的沉寂。

影片是如此的簡單平淡,一個父親無法走出喪子之痛,因此無法與這個世界達成真正和解。他恨這個無常的世界,恨導致兒子死亡的車禍和當時正在開車的媳婦,甚至恨自己從未謀面的孫女,最後他還恨自己,恨自己因喝醉酒沒有來得及救下正在熊抓下的朋友。

在一個遼闊而美麗的農場上,卻有一座突兀的墳和一塊瘦峋的石碑堅在那裡。影片就是這樣帶著傷痕的美麗中展開的,就像每個人的心靈,本來是那樣的美好,卻總是隱藏著深刻的傷痛。

這種深刻的傷痕,或許,盡其一生都無法癒合。而這個父親(我總是看完影片後會忘記片中主角的名字,請原諒我的忽略)或許真的很幸運,因為他還“未盡一生”就和上帝達成了和解。他幸運的擁有一個真正的朋友,一個可愛的孫女,一個堅強的兒媳,才讓他在傷痛、迷失之時,沒有讓他徹底的絕望,而是給了他一個機會,一個珍惜現在,癒合過去的機會。是的,他最終明白,其實一個人和命運達成和解的機會一直擁有,而且總是把握在自己的手中,只是,他總是盡力的隱藏或加深自己的傷口,是自己在掩藏與加劇之間,給自己織了一個心網,本想借此來保護自己,卻網住了自己的心靈。他的朋友一直在希望並引導他走出這張心網,告訴他做了不同的夢,而最後還是主人公自己,打開了這張心網,才自己真正夢到了“在天空中飛翔,看到了綠色的草原,看到了仁慈的上帝,看到了寬容與原諒”……

可是,要做真正超脫的‘飛翔’,要在有生之年得到靈魂的解脫,這種智慧與真理,又是何其的艱難,盡其一生也難以找到?而片中的主人公又是何其的幸運,“未盡一生”,卻已飛翔。

是的,我能理解這種“飛翔”的感覺。一種成長、開闊、感激而美妙的瞬間。每一次飛翔就是一次癒合,一次成長,一種開闊,從對父親離去的悲泣、痛恨、掩藏到平靜、思念與釋懷,從對母親的不屑與不解到深切的感念,從對貧困的悲哀與憎恨到對貧困的直視與感謝,從對成長的困惑與卑怯到對成長的開闊與信心,都是自己在努力的癒合心靈某處的傷痛,一次次的和上帝握手,與命運同行。

“與命運同行”,這句話多好!“願意的跟著命運走,做命運的奴僕;不願意的領著命運走,做命運的主人”,周國平先生加了一種,“我願意與命運同行,不停的和命運達成和解”。命運的無常的悲觀本質與世界的偶然莫測讓我們有時無法選擇和奴役自己的命運,而對生命的熱愛與執著,對真理與智慧的探索與追求又讓我們時刻充滿熱情,去努力的建立和掌握自己更多的命運。最終,在悲觀與執著之間,在憎恨與漠視之間,我們選擇與命運同行,和命運達成和解。

或許,這便是所謂的超脫吧?或許,這便是生命的智慧與人生的真理吧?
穀穗 2006-7-9 於沙溪村

評論0/300

  • 發佈

全部評論

《未竟一生》的相關文章

未竟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