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舊”捲土重來,迷信就是力量

先給年輕觀眾們普及一下“四舊”是什麼——“四舊”指的是舊思想、舊文化、舊風俗和舊習慣,“文化大革命”期間明確規定“破四舊”是重要目標,但具體如何“破”並沒有說明,在“文革”期間,紅衛兵大量的砸毀文物古蹟,成為“破四舊”的主要內容。曲阜孔廟、頤和園佛香閣、杭州岳飛廟、北京袁崇煥墓、清華園……大量文物古蹟毀於一旦,若不是周恩來親自下命令,連故宮也可能被憤怒的紅衛兵們砸個稀巴爛。英法聯軍也就燒了個圓明園,日本鬼子佔了八年,對中華文物的毀壞似乎也沒有“破四舊”那麼嚴重……《尋龍訣》裡胡八一、王凱旋和丁思甜年輕時在內蒙插隊(參考《狼圖騰》),無意間闖入一座地下陵寢\日軍軍火庫,遭遇了漫天飛蟲、滿地日寇屍首和鬼氣森森的古物,年輕人們並不退縮,高舉《毛主席語錄》喊著“破四舊”的口號衝了進去,還真符合當時的歷史情境。不過接下來日軍殭屍復活,追殺紅衛兵,引發大爆炸,導致丁思甜永遠長眠在了那裡……整部《尋龍訣》因此帶上了濃郁的懷舊情結,幾位主人公當年還做過紅衛兵,現在早已成大叔大媽,當然他們沒有去跳廣場舞,因為他們是所謂盜墓的“摸金校尉”傳人,掌握了神乎其神的民間盜墓技法,即使遠走美國,也心心念念回到中國來——丁思甜是胡八一、王凱旋當年共同的女神,他們總想回來找到她。再感嘆一下,“文革”真的是當下中國大眾文化的最重要精神資源之一,且不說第五代就是靠拍“文革”鵲起世界影壇的,即使在現在的流行文化作品裡,《山楂樹之戀》《三體》《鬼吹燈》,一個言情一個科幻一個盜墓,其實都是“文革”故事。可能跟創作者的年齡有關,但也跟“文革”的特殊性有關,史無前例,那一定是打下了最深的烙印,1980年代末不能拍,當下小時代又沒什麼故事,青春無非就是失戀墮胎,江山不幸詩家幸,“傷痕文學”過時了,但“文革”從未走遠——我們的思維路徑和行為模式,很大程度上竟是“文革”奠定的,即使你堅定的反對它。《尋龍訣》某種意義上就是對“文革”的創傷應激反應——紅衛兵小將們高呼著革命口號去“破四舊”,他們的青春、熱血、愛情和夢想就此埋葬在了那段時光裡,天下霸唱好像沒經歷過“文革”,但這段集體記憶在他的筆下復活,當年被砸爛的“四舊”文物、封建迷信、風水八卦這些東西,重新登堂入室,成為《鬼吹燈》的核心看點。《盜墓筆記》網劇上映的時候,就有警方在社交媒體上專門宣示:盜墓是違法行為,不可取。之前《九層妖塔》說是不能盜墓,幾乎重構了整個故事;而《尋龍訣》從頭到尾都是盜墓,也沒出現警方,而且,反派是帶有邪教性質的外企,居然租下了一大片中國土地進行盜掘開發,這顯然也是違法行為,國土資源部門也不是吃素的嘛。雖然最後用了一句似是而非的“隕石引發幻覺”來解釋整個故事,但觀眾會自行忽略,《鬼吹燈》《尋龍訣》看的就是這些“四舊”迷信、風水八卦的東西,“摸金”大俠們從來不使用任何帶有當代科技含量的東西,純粹用奇門遁甲式的玩意來施行盜墓。從考古的角度來講,“摸金”對於文物的破壞是毀滅性質的,考古重在文化、歷史價值的發掘,而對盜墓賊來說,他們看中的只是“寶物”,這是兩種截然不同的價值觀,“摸金”大俠們眼裡不值一提的東西,在考古學家眼裡可能就是無價之寶。最後的大場面幾乎是打開了地獄之門,各種怪力亂神破薄而出,之前什麼黑驢蹄子剋制殭屍之類的東西,顯然也都是封建迷信,不值一提。但是,娛樂就是娛樂,好萊塢拍那麼多超自然靈異題材,你就當真了?《西遊記》《聊齋》裡那麼多妖魔鬼怪,你就真見著了?審查啊,不怕嚴,就怕亂,哪怕你再嚴,有個子醜寅卯白紙黑字寫出來就行,現在審查的自由裁量權太大,看人下菜碟,標準不一,解釋空間和尋租空間都避免不了。當然,審查體制本身也很亂,這個另說。對超自然現象的好奇乃是人的本性,也是文藝創作的重要源泉,不能用“迷信”一棍子打死,“迷信”乃是重要的原創力量——當然也不是宣揚迷信,迷信就是迷信,但文藝作品裡的超自然描述是為了故事、人物服務,不能跟現實世界完全對應起來。愛爾蘭詩人葉芝在《凱爾特的薄暮》裡說:“毫無疑問,我們最好兼帶著既相信一點真理,也相信大量不合道理的事,而不是較死理地把真理和謬論一併否認;我們並沒有微弱燭光來指引腳步,也沒有零星鬼火在前方沼澤上跳舞開道,所以,我們只能在住滿奇形怪狀的鬼魂的大片荒地上摸索前行。”這話很靠譜,保有這種敬畏和給神祕主義留一席之地的心理,應當才是現代人可靠的精神依歸。當然,中外有別,吾土沒有他鄉那麼濃厚的宗教氛圍,《印第安納·瓊斯》系列拿著《聖經》說事,咱們沒這個文化基礎,靠暢銷書大IP來拍《鬼吹燈》,符合製片邏輯——照這個邏輯,俄國人下一部該拍《狄康卡近鄉夜話》。由此而言,《尋龍訣》是一次雙重的救贖:捲土而來的“四舊”是對“文革”狂熱破壞的救贖,對丁思甜的尋覓又是兩位男主角對於青春(愛情)的救贖——最後“幻覺”一場空,有點意思,其實不管青春有多荒誕,對被欺騙和裹挾的個體來說,都是有意義的。要我就把“摸金”也拍成一場空,什麼“尋龍訣”都沒有用,從頭到尾都是騙局,親手埋葬自己當年愛人的屍骸,同時也埋葬了摸金符——本質上,從“文革”到現在,遊離於主流社會之外、過不上正常日子的胡八一和王凱旋都陷在往事的漩渦中沒有走出來過,把兩者都埋葬掉,才是真正告別過去,面向未來……尼瑪,自己把自己寫感動了。最後再說一句,《尋龍訣》的愛情建制也採用了周星馳式的女追男模式,Shirley楊就是男一號胡八一的拯救天使,不過這又讓我想起了當年的“謝晉模式”,謝導的《天雲山傳奇》《牧馬人》《芙蓉鎮》這“反思三部曲”,男性角色在遭遇到“文革”的嚴重打擊而落難時,都是一位女性出現在他身邊,不離不棄,用愛情拯救受傷的男性心靈……Shirley楊拯救的,還不就是“文革”時受傷的胡八一?只不過反射弧長達數十年,用了盜墓“摸金”的特殊形式。可見“文革”的傷痕多深,多難癒合。

評論0/300

  • 發佈

全部評論

《尋龍訣》的相關文章

尋龍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