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時代:《少年時代》暴力陰影下孩子的成長



題記:
“夢想追隨著過去和將來的記憶”, 傷感的主題歌帶走了孩子鄉野的記憶,也讓他開始長大
――――卡夫卡·陸(KavkaLu)

http://www.8mchina.com/Images/Movie/PictureSrc/2005/11/03/bddf1c8896a948028b78be2d8d2192a1.jpg

1944年夏,東京轟炸前夕,進二的父親風間修作作為軍人將去戰場,他讓妻子帶著上小學的風間進二去富山鄉下躲避,他們的到來讓鄉村的孩子充滿了新奇,母親託大伯照看孩子就回東京了,進二獨自留在鄉下唸書,那些鄉下孩子出於種種緣由排斥這個城裡孩子,他感到非常委屈,班長大原是孩子頭,他總是對進二以及弱小同學吆五喝六,這引起了班上大多數人的不滿,在一個叫寬子的同學帶領下,同學聯合起來教訓了大原,失勢的大原被孤立了,他被迫辭去了班長的職務,接下來的日子變成了寬子對他的折磨,這一切讓外來的進二十分不舒服卻無可奈何,一年後的夏天,日本戰敗,母親來帶進二回東京,已經長大的進二帶著同學們的友情踏上了歸途。

這是一部以少年目光反映日本戰敗前後日本人心態的的影片,本片編劇是日本著名小說家山田太一,他對個人處於歷史裡的無奈的細膩把握非常精準。昏黃的影調呈現出一種宿命的蒼涼感。
影片開頭描繪性鏡頭裡田野在蟬鳴裡的寧靜和戰敗前夕壓抑的進行環境比對讓我們瞭解戰爭對於普通人的傷害,特別是祖母所說的他們都要死在東京,進二就成了孤兒的話加深了人們對於戰爭殘酷的認識,導演在影片裡以鄉村孩子羨慕地看著進二穿皮鞋的鏡頭反映了當年日本鄉村的貧困,他們腳上的草鞋成為了鮮明的對比,他們對於進二的羨慕和嫉妒都有著城鄉差異的原因。進二的被孤立不僅是因為孩子的欺生更重要的是鄉野孩子的自卑,所以,他對於鄉村小學而言永遠是旁觀者,他再努力也無法融入他們的世界,一個他跟隨在同學後面的長鏡頭顯現了這種孤獨。
本片對於少年心理的把握非常準確,胖子佐賀、班長大原和大阪來的美那子都個性鮮明而不失人物本身特徵,孩子們的親疏有時只是一念,作為外來孩子的孤單和鄉野孩子因為嫉妒的隔閡,導演以進二講故事的方法來說明他們之間的差別,而城裡孩子的笨拙在搓草繩的課上一覽無遺,他們在碰撞裡的交往,關係變得微妙,一方面他們想從城裡孩子口中瞭解他們不知道的世界,另一方面他們又以體質壓迫城裡孩子的柔弱。
在孩子視角下導演通國新聞記錄片來表現日本當局對於下一代的毒化教育,這些年輕孩子的命運就像那個被夾道歡送去當炮灰的山本君,他的離開導致了佐賀姐姐他的女友昭子的變瘋,具有諷刺的是昭子手上的袖標“女子挺身隊”這個細節將戰爭給普通人的傷害真實地表現在銀幕上,控訴了戰爭的罪惡以及個人在時局面前的辛酸。導演以孩子的相互爭鬥折射日本社會暴虐的風尚為強權在日本的實施尋找心理動因。
電影裡一直受班長大原壓迫的孩子起來反抗最終孤立了他,而孩子們在嬉鬧裡又將誕生新的首領,導演以低沉的薩克斯表現著人性的哀涼,它同時寓意著人類戰爭的反反覆覆,這個段落打破了所有脆弱的平衡,有著導演內心極大的惶恐與無奈,若干年後,導演的另一部作品《梟之城》再次質問了戰爭和個人之間的關係,而在《少年時代》裡孩子爭鬥的場面正是日後成人世界的縮影,這樣的以小見大可見導演對於自己民族根性的認知。本片也獲得日本電影界的肯定,獲得了1991年第14屆日本電影學院獎最佳影片、藝術指導、導演、音樂、劇本等數項大獎。

片名:《少年時代》日本1990
導演:筱田正浩
演員:河源崎長一郎、巖下志麻、三田和代
個人評價:藝術性6.5,欣賞性6 紮實的電影

2006年6月6日 星期二 下午23時10分雲間 寒鴉精舍

獨立影評人:卡夫卡·陸(KavkaLu)

版權所有,請勿私自轉載

聯絡方式:MSN:kavkalu1967@hotmail.com
郵箱: kavkalu1967@126.com

評論0/300

  • 發佈

全部評論

《少年時代》的相關文章

少年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