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這樣也不是我做的:拒絕妥協的得不償失與得嘗所失

作為一個曾經的法學專業學生,一個追求公平正義理想破滅的廢人,在基層法院實習的短暫期間內,通過邊邊角角獲得了很多在野雞大學渾渾噩噩度過的四年無聊時間裡所不能學到的真理,這裡我所說的真理的意思,就是真實現實中重要可行的道理。
記得有次陪法官給當事人下達相關的文書,回來的路上法官半路下車,司機載我回法院,這短短十幾分鍾,司機隨便跟我聊了幾句,至今印象仍然十分清晰。
司機告訴我,一般老百姓都不明白,遇到事情來告官,來法院告狀尋求正義,根本是得不償失的事情,經濟案件通常審判獲勝的一方,執行起來是很困難的,許多情況都是無法追回欠款啊損失的;民事案件就更不用說,經常出現的一家人之間的訴訟,傷害感情不說,實際結果就是一張蓋著公章的紙。
道理聽起來很偏激很不靠譜,但僅就我實習期間所見,明擺著這是真理,在真實現實中重要可行的道理。基層法院的案件,疑難極少,民事主要以離婚訴訟為主,經濟案件主要為欠債不還,審理極其簡單。至於其他類型的民事糾紛,不管實際情況多麼複雜,法官都可以用很簡單的法條搞定雙方當事人,而真正是否追求公平正義,是壓根就不會被考慮的事情。
結合自己的經歷,周房正行的這部影片自然獲得我非常多的共鳴。當事人一開始進局子的時候,擺在他面前有個兩難選擇,服罪私下調解或者不服而最終進入法庭審判階段。事實上從現實的角度講,對於任何人來說這都不是兩難選擇,因為選擇服罪符合真實現實中重要可行的道理,至於自己良心上的不安,並不是什麼邁不過去的坎。但是既然是電影,當然也可能有真實的例子可以參照,設定主人公拒絕妥協從而尖銳地面對兩難選擇,於是就引出了整部電影。
最終,主人公在現實中敗走,在之前的兩難選擇中敗下陣來,看來很多時候,趨利避害是必須被放在兩難抉擇之上的法則。而在內心,主人公則獲得了完全相反的結果,拒絕妥協的得不償失被無愧於良心的無辜真相所扭轉,審判了法官的主人公由此得嘗所失,最先面對的兩難選擇中一旦選擇服罪私下調解可能會引起的愧疚感以外地沒有出現,取而代之的則是自始至終都存在的對自己無辜事實的自信,儘管這種自信在被捕以及審判過程中不斷遭到強有力的挑戰。至於最後影片出現的幾行文字,因不懂日文,是否透露了日後抗訴的結果就不得而知了,但在宣判的那一刻,主人公的頓悟是非常強有力的,發人深省的,富有教益的。
整部影片忠實地還原了從被捕到審判過程的枯燥和無味,給大家很好的機會管窺日本司法體系的種種細節,單就刑事審判的層面而言,和我國的司法體系是完全一致的(日本應該也是以法官為主導的審判模式,沒有記錯的話。如果是美國那種模式,片中檢方舉證上的種種瑕疵足以讓被告得一個無罪了)而沉侵在枯燥死板的氣氛之中的,則是社會各界對司法體系的信任和期待。與這種信任和期待相對的,則是法官和檢方先入為主的疑罪從有的態度,以及整個基層體系教唆當事人服罪這種“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龜縮主義。
到了最後,主人公的自白才讓我明白過來,為何要選擇不妥協,不選擇服罪私下調解而是面對法庭,不管被告是否無辜,自己的不妥協就是身體力行地維護正義的勇敢行為,被告通過自己的遭遇,不管最終獲得了怎樣的判決,都於作為司法體系維護使命的正義和公平無損。如果主人公一開始選擇了委曲求全(從現實角度衡量,實際上如若選擇了一開始妥協,結果對主人公是有利的,似乎都談不上什麼“委屈”了),那麼整個司法體系瞬間就倒在了他面前,倒在受害人不清楚事實真相的指認面前。
此外影片中對日本現存司法體系中的種種弊端的拷問也是相當犀利,是為看點,影片引發對種種社會性話題的探討也是遠遠超出影片的藝術創作本身,周房正行拿下最佳導演,實屬必然。

評論0/300

  • 發佈

全部評論

《即使這樣也不是我做的》的相關文章

即使這樣也不是我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