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

山河故人

我真誠地建議科長不要再拍電影了

一直喜歡賈樟柯電影中的某種詩性,這種東西說不清是什麼,但你看到就知道它是。比如《站臺》裡上一個鏡頭尹瑞娟在辦公室裡聽著音樂,慢慢起舞,從壓抑地輕輕晃動,到最後的肆意舞蹈,下一個鏡頭就是她穿著稅務制服,騎著摩托從縣城中穿城而過。如此簡潔而又如此充滿感情。比如崔明亮在黃昏的曠野裡,伴著《站臺》的歌聲,點起一把靜靜的

醉·生夢死

三個不知道是刻意還是不刻意的奇處

曾聽信賴的影評朋友說《醉‧生夢死》很像歐陸影展會出現的電影,進了戲院看了戲,瞬間理解了為什麼這樣說,因為張作驥在《醉‧生夢死》投注的個人電影色彩實在濃厚至極。運鏡與收音技法一道又一道如馬戲團般的傾盆,成功把一則錯落的臺灣底層事件,擠壓出近乎瀕死的氛圍。演技指導最是了得,指導的竟不是人,而是蟲--光是想像劇組如何

醉·生夢死

記《醉.生夢死

這次張作驥的鏡頭動得厲害,敘事也動得厲害,鏡頭下的畫面明顯用了大量的濾鏡及後製,昏黃陰暗粗糙,和過去很不一樣,可能也是為了反應劇中的情境。他戲中的演員仍然是一流的表現,直接讓其他台片看不到車尾燈。

相較於舊作線性的鋪陳和角色塑造,這次有點沒頭沒尾有點讓我無所適從,這也好像如片名所說的,生命就是醉後

踏血尋梅

《踏血尋梅》:列車後的人生,孤獨的冷

【以剋制、留白、寫實的輕描淡寫中,透出社會冷漠、孤獨、疏離、無奈的種種,一部不聚焦緝凶而著力於尋因的犯罪文藝片,翁子光在劇作編排上令人驚喜。】
翁子光執導過三部電影作品,都跟援交少女有關(《明媚時光》《微交少女》),但我只看過一部,正是《踏血尋梅》。所以,沒辦法從導演風格(縱向)本身去分析其作品的特點,但

杜拉拉追婚記

這個“程又青”還是那個屬於“李大仁”的程又青嘛?

不知道有多少人和我一樣······是看到程又青和李大仁去的電影院·····

那個時候做夢都羨慕程又青,夜夜祈禱自己能遇到一個李大仁····想想也是好笑······不過李大仁和程又青的確在我的青春裡留下了濃重的一筆·········

好啦,不感嘆說說這部片子吧·····其實就是一個很簡

小森林 冬春篇

食物的謎語

再沒有什麼比食物更普世了。一切有關食物的文字和影像都會備受歡迎。從《舌尖上的中國》到風靡日本又讓中國吃貨膜拜的《深夜食堂》無不如此。食物是最好的中介,它的美味是無需翻譯的語言,可以用來傳遞感情,讓人們產生某種感覺奇妙的互動。所以,自從這部《小森林:冬春篇》甫一出現,就被影迷熱捧。如果不是因為以食物為主題,這部故

海街日記

梅樹的意味

凌晨醒來給孩子掖被子後,就再也沒睡著,這是冬夜裡經常做的事。於是又開始回味《海街日記》,其實這兩天一直在回味這個電影。想到影片裡,樹木希林演的姨姥姥在大姐幸接小鈴來家裡住後對她說的,“又不是養小貓小狗,養育孩子可是很辛苦的。”幸的確有母親的擔當和氣質,雖然並沒有做母親,生活的經驗讓她充滿母親的溫柔和細膩。《如父

神探夏洛克

三季之上二季之下 四平八穩的一集

從2010年我還是個高三生,一天上早操的時候小夥伴給我推薦這個劇,到現在我已經身處英國在第一時間看完了這最新的一集,中間跨越了6年,6年是什麼概念?是孩子都可以去打醬油的概念,然而神夏出了幾集?連著試播集以及many happy returns再加上這最新的一集,整整12集,平均每年兩集。

———

蟻人

《蟻人》彩蛋全整理(附花絮)

米歇爾·卡森(Mitchell Carson)
在電影中,米歇爾·卡森是納粹組織九頭蛇隱藏在神盾局的一名臥底。在漫畫裡,他原本是一名神盾局特工,並有望成為蟻人的繼承者,但蟻人戰衣卻意外被(第三代蟻人)偷了。於是他穿上臨時製作的戰鬥服去奪回真正的蟻人戰衣,結果在戰鬥中嚴重燒傷。後來他成為了一個連環殺手,一直

九層妖塔

當我們翻拍小說的時候應該拍些什麼

根據小說改編的電影很多,其中有像肖申克的救贖、指環王之類的神作,有大紅燈籠高高掛、歸來之類的佳作,也不乏小時代、何以笙簫默之流的爛片。

佳片無一例外有一個共同點,就是原著小說都是極其優秀的小說。翻拍成電影只要神似,抓住其內涵即是一部好片。要是演員場景劇情也與原著相符,形神兼備的話,就是神作了。爛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