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部半

八部半 8½ (1963)


導演:費德里科·費里尼

主演:馬塞洛·馬斯楚安尼 / 克勞迪婭·卡汀娜 / 阿努克·艾梅 / 桑德拉·米洛 / 芭芭拉·斯蒂爾

編劇:費德里科·費里尼 / 圖裡奧·佩尼利 / 恩尼奧·弗拉雅諾

上映時間:1963-02-15(義大利)

類型:劇情 / 奇幻 - 國家/地區:義大利 / 法國

別名: 八又二分之一 / Eight and a Half / Federico Fellini's 8 1/2

片長:138 分鐘

語言:義大利語 / 英語 / 法語 / 德語


8.5
喜歡

  電影導演圭多(馬塞洛·馬斯楚安尼 Marcello Mastroianni 飾)在完成了一部影片之後感到筋疲力盡,他來到一處療養地休息,同時開始構思下一部電影。他受到惡夢的困擾,精神不振,靈感也陷入停滯。他讓情婦卡拉(桑德拉·米洛 Sandra Milo 飾)也來到療養地和他作伴,但卡拉的到來反而增添了他的煩惱。此時,充滿朝氣的年輕女郎克勞迪婭(克勞迪婭·卡汀娜 Claudia Cardinale 飾)的出現,令圭多壓抑的世界乍現出一抹亮色。然而隨著圭多妻子路易莎(阿努克·艾梅 Anouk Aimée 飾)以及許多電影圈人士紛紛來到療養地,圭多不堪忍受個人感情生活的混亂與電影拍攝的雙重壓力,他的精神危機愈演愈烈,夢境與幻覺不斷侵入他的現實生活……
  本片榮獲1964年奧斯卡最佳外語片和最佳服裝設計(黑白片)兩項大獎。

八部半 八部半 八部半 八部半 八部半 八部半
  • 车水马龙01 2015/08/06

    八部半:極愛8½的我的一些詮釋

    恩, 看了網上好幾個評論,都覺得不是很到位,並不是說我有什麼獨特的見解,而是因為fellini這個導演所慣有的幾種藝術氣質具有中國觀眾很難把握住的地方. Fellini本人的性格是很多面分裂的,一個是義大利人的身份,一個是深深的烙印的天主教徒的身份,一個是jazz年代的文化氣息,還有男性主義的明顯表現........ 這個不是一部意識流的電影,因為所有的情節都是線性的, 所謂的夢境什麼的都是在現實中觸景生情然後非常邏輯地衍變出來的, 意識流flow of consciousness, 比如說春光乍洩裡面
  • 八部半:夢的故事,費里尼之<八部半>.......整理了很久

    本片表現了一位叫Guido電影導演在籌拍一部新影片的過程中所遇到的種種困難與危機。為了拍片,他來到溫泉療養院,同時為影片的拍攝作準備,然而,他卻發現自己的創作陷入了危機中。他的構思模糊且矛盾重重。與此同時,他在個人情感和生活中也陷入了困境。 《八部半》是費里尼的創作轉向表現人的內心世界的標誌。它通過一個隱預性的故事,探索了現代人的精神危機。影片題目的含義,一說是指吉多沒有完成自己的第九部影片,一說是費里尼自己的七部半影片。有兩條主線,一條是Guido在現實中遇到的事業和生活上的種種困境,另一條則是通過
  • 最后 2015/08/06

    八部半:一部詼諧的寫實電影

    說《八部半》寫實,可能很多人不同意,因為這部電影以它的“11個夢”著名。只看影評,原以為費里尼是個自言自語的夢囈者,看了電影才否定了這種想法,費里尼絕不是那種迷戀在自己想象中的藝術家,他不排斥觀眾,不拒絕被人理解的,他的敘事非常通順,即使整部電影是現實與幻想的拉鋸戰,段與段之間的聯絡也是合乎邏輯按生活常規進行的。比如Guido聽教皇講鳥的叫聲,覺得很無聊,四處亂看,這時看到一個粗壯女人從山坡上下來,喚起了他的聯想——小Guido是天主教學校的學生,他和一群同學偷跑到海邊看高大的女人跳桑巴舞。宗教和大女人兩
  • 八部半:電影史上最執著的夢遊者

    費里尼被稱作電影史上最執著的夢遊者,其畢生二十四部作品只為了陳述他的一個個夢境。費里尼本人這樣解釋他偏愛的夢:"夢也是表達我們疾病的一個方式,雖然它跟疾病一樣,都在尋找健康。一部電影對我來說,十分接近一個友善卻並不令人期待的夢。朦朦朧朧同時又急著暴露身份,有人解釋時它羞怯不已,保持神祕的時候則令人嚮往。"在他的影片中,現實、回憶和夢幻,都毫無凝滯的融合在一起,形成一個獨特的、流動的、時空無滯的世界。 《八部半》是最能代表費里尼電影風格的一部作品,也是他的電影天才的一次集中展示
  • 一个人爱 2015/08/06

    八部半:費里尼的“行動”

    也許唯一的方法就是“行動”,只有“行動”才能把我們在世的折磨轉化成滋養我們和他人的養分。這也是卡夫卡和博爾赫斯作品中幻想的基本精神。 ——費里尼有人說無法把卡夫卡的故事改編成電影,這是因為他沒有費里尼那種電影才能,這是一種什麼才能呢?費里尼電影的特點在於即興的臺詞和啞劇式的表演,而卡夫卡的小說也一樣,卡夫卡和費里尼的故事角色都喋喋不休,行為頑皮,他們之不同在於,卡夫卡寫人對痛楚的消磨,而費里尼則拍人在痛苦中的矇昧,而他們相同的才能則是即興的編制一個滑稽的故事,這個故事中的人

評論0/300

  • 發佈

全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