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的未來

光明的未來 アカルイミライ (2003)


導演:黑澤清

主演:小田切讓 / 淺野忠信 / 藤龍也 / 笹野高史 / 加瀨亮

編劇:黑澤清

上映時間:2003-01-18(日本)

類型:劇情 - 國家/地區:日本

別名: 鏡花水母 / 燦爛未來 / 光明未來 / 回光 / Bright Future / Akarui Mirai

片長:France: 92 分鐘(Cannes

語言:日語


8.0
喜歡

  仁村雄二(小田切讓飾)和有田守(淺野忠信飾)是好朋友,同在一家工廠打工。守養了一隻紅色的水母作寵物,這隻閃閃發亮卻是有著劇毒的生物。
  一天,他們的老闆來到公寓,伸手去逗水母,守有意阻止了雄二的警告。被水母弄傷的老闆惱羞成怒把守解僱了,結果是守先雄二一步去發洩怒火。守被捕入獄,他委託雄二照顧水母。
  守的父親真一郎(藤龍也飾)也來探監,他試圖重建與兒子的關係,儘管他們有五年沒見。但守的猝死令朋友和父親都陷入悲傷中,互相尋找安慰的兩個男人相依為命。一次水母意外逃走,他開始每日將飼料撒入河中,以確保水母能夠活下來。後來,電視裡播出河道內水母大量繁殖成災的新聞……

光明的未來 光明的未來 光明的未來 光明的未來 光明的未來 光明的未來
  • 灰色 2015/08/04

    光明的未來:未來回憶

    -未來在希望體內腐爛之前留下遺囑,它說:相信..- 關於現實,相信,未來,末世.(現實相信未來如同末世) "你只有兩條死路,死在夢裡或是接受現實." 這絕望的臺詞.. 好罷...接受現實然後枯萎地活著,成為一個無關死活的存在.. 我們在體內包裹著血性的毒,卻不能象水母一樣保護自己.在現實汙染的水域,這種毒也許只會致自己於死地. 紅色的巨大水母在市井的河道里遊蕩,柔軟地似乎可以承受一切. 它們在怒放和凋零的輪迴裡漂流.每次上升都只是一個生死交替的瞬間..無關現實 一如永
  • 小魔女 2015/08/04

    光明的未來:但你有權利蔑視自己

    “我看到那隻水母了,真的看到了。它很美。但是那又怎麼樣呢?那會改變現實嗎?它會幫你得到你想要的嗎?” “你真讓我厭惡,你為什麼不試著看看你眼前的事?啊?為什麼你不能試著面對現實?因為那很骯髒汙穢?那可太過分了,因為我面對的也是同樣的現實,你沒有權利如此蔑視它,你這個傻瓜!” “未來是曖昧的。” “這是一個,小小的革命。” 但我實實在在的活在此地,骯髒汙穢且市儈滿足,不屑夢境。
  • 豆豆蔓 2015/08/04

    光明的未來:光明的未來?

    這是我第一次看黑澤清的電影,我也要承認我會轉到這部電影是因為最近看時效,然後狂迷小田切讓。小田切說他拍這部電影的時候,很用力的處理每個鏡頭,想要表達自己的存在感,但是導演卻是想用一種很淡然的感覺來處理。所以在我眼裡,小田切的光芒完全被淺野忠信的耀眼所蓋過。我想那就是這部電影的基調,平淡的,幾乎沒有什麼存在感的,所以讓我覺得那就是真實的生活。晃動的鏡頭,DV與膠片的交替,大部分的黑白,晃晃悠悠的帶著你去直面現實。 人們眼中的問題青年,相互依靠著和這個世界保持著一種若遠若近的距離。殺戮過後,一個進了監
  • 石沉大海 2015/08/04

    光明的未來:半明半昧

    那雙眼睛一直縈繞在我的腦海裡。我揮之不去。 二村蹲在地上,恍然不知所措;旁邊都是廢舊的、待修的家用電器,古老的款式落滿了灰塵。他擡頭看著真一郎,怯怯地低聲懇求,“我可以留下來嗎?”。真一郎看著這個孩子,看著他破破爛爛的衣服,看著他破破爛爛的心,看著他那雙充滿了迷惘和稚氣的眼睛。 這個不能應付社會的孩子。這個總是焦躁不安,好象困獸一樣的孩子。這個拒絕接受現實的孩子。他頹廢,任性,迷茫,暴躁。他會莫名其妙地從飯桌前跑出去,蜷縮在沙發裡。他會憤怒地拿起鐵棍,衝到老闆的家中,只因為老闆開除了真守。他會任性地打翻養
  • 风之眼 2015/08/04

    光明的未來:請賜一個低畫素的未來

    第一次看黑澤清,便沉溺其中,微醺。低畫素的鏡頭,高反差的畫面,黑澤式的小津鏡頭還魂。時間彷彿在一瞬間停滯,看不清路人的臉,灰黑色那高高低低的房屋中間,人們如困獸般忍耐著平淡到再也無法吞嚥的生活。單調乏味的工廠,破敗簡陋的家,年輕的生命在流水線上消磨著自己的青春。小田切讓彼時還稚嫩的很,年輕熱血,常常莫名地咆哮起來,而那些關於未來的命題,淺野忠信總是沉默不予迴應。 筱世高史來他們家那場戲尤為喜歡。筱世高史飾演那個工廠老闆,這回不再是《時效警察》裡與小田切讓嬉皮打哈那個“星期天不戴眼鏡的英國人”的那副脫離扮

評論0/300

  • 發佈

全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