豹

豹 Il gattopardo (1963)


導演:盧奇諾·維斯康蒂

主演:伯特·蘭卡斯特 / 克勞迪婭·卡汀娜 / 阿蘭·德龍 / 保羅·斯陶帕 / Rina Morelli

編劇:Suso Cecchi d'Amico / 帕斯誇萊·費斯達·康巴尼勒 / 盧奇諾·維斯康蒂

上映時間:1963-03-28

類型:劇情 / 愛情 / 歷史 / 戰爭 - 國家/地區:義大利 / 法國

別名: 浩氣蓋山河 / The Leopard

片長:187 分鐘

語言:義大利語 / 拉丁語


8.7
喜歡

  影片以1860年義大利的西西里島為背景,通過薩里納親王這個中心人物的心路歷程,反映出面對風起雲湧嶄新時代的到來,身處翻天覆地的社會變革的浩蕩潮流當中,原有權貴和貴族因此而沒落這一無奈而必然的命運。
  薩利納親王一家原本過著平靜的生活。但隨著局勢的急劇變化,親王的外甥唐克雷迪投奔正在西西里登陸的青年義大利黨人加里波軍隊。返回故里,唐克雷迪對市長塞達拉的女兒安傑莉卡一見鍾情,兩人情投意合,不久便訂婚了。塞達拉答應給女兒一份豐富的嫁妝,這樣便挽救了薩利納即將衰敗的家族,而塞達拉也因能跟大貴族攀親而沾沾自喜。此後,西西里島進行了全民投票,結果一致贊成歸併義大利。都靈派來了使者,邀請薩利納作為名門貴族的代表,參加議會工作,但被薩利納拒絕了。新政府沒有給這個沉睡了兩千多年的島嶼帶來任何變化,特別是加里波在戰敗後,巴勒莫上流社會的生活又恢復了舊貌,貴族們頻頻舉行舞會,慶幸劫後餘生。

豹 豹 豹 豹 豹 豹
  • Tab 2015/09/02

    豹:“我們曾經是獅與豹,而取代我們的是豺狼與土狗”——《豹》

    維斯康蒂 Luchino Visconti小組: http://www.douban.com/group/15615/ 《豹》在國內有一個更具氣魄的譯名《浩氣蓋山河》,大概是因為它的歷史背景是義大利革命時代,但對該片有所瞭解的人都知道這跟影片本身的氣質與格調相去甚遠。 《豹》是一曲時代的偉大哀歌,它講述了一個時代的結束,一個時代的開始:在1860年義大利資產階級革命前後,西西里島的巴勒摩城,薩利納家族已處處顯露出種種哀敗的跡象,在社會變革的大潮面前,薩利納親王試圖通過與那些庸俗、貪婪的新興資產階
  • 亓亓 2015/09/02

    豹:《豹》:獻給貴族的史詩

    所謂史詩片,一般是指場面壯觀、佈景華麗,環繞著宏大抒情的主題音樂,具有很大可看性的那些電影。從外表看,維斯康蒂的《豹》具有史詩電影的一切元素:油畫般的畫面質感、規模宏大的戰爭和宴會場面、大批的人物角色和景觀式的豪華佈景。但《豹》不僅僅是電影類型學上的史詩片,它是真正的史詩。它容納的“歷史與階級意識”,它所反映的“舊制度與大革命”,它表現一個時代所具有的時空感,它對其主人公(英雄)貴族階級的禮讚使得它最大程度地接近於史詩原初的定義,僅有的區別在於,它不是關於一個民族的,而是關於一個階級的。 羅傑
  • 垃圾王 2015/09/02

    豹:豹與虎

    很多人都對電影裡面薩利納親王的那句話印象深刻:“我們曾經是獅與豹,而取代我們的是豺狼與土狗。”這時我想到的是兩首詩,一首是里爾克的《豹》: 它的目光被那走不完的鐵欄 纏得這般疲倦,什麼也不能收留。 它好像只有千條的鐵欄杆, 千條的鐵欄後便沒有宇宙。 強韌的腳步邁著柔軟的步容, 步容在這極小的圈中旋轉, 彷彿力之舞圍繞著一箇中心, 在中心一個偉大的意志昏眩。 只有時眼簾無聲地撩起。—— 於是有一幅影象浸入, 通過四肢緊張的靜寂—— 在心中化為烏有。 舞會中有一段,薩利納親王疲倦一個人地在房間裡踱步
  • Will 2015/09/02

    豹:孤獨得的醒著

    這是一部老電影,1963年盧奇諾·維斯康蒂的作品,榮獲第16屆戛納電影節金棕櫚大獎,故事的背景是拿破崙之後的義大利南部,或者說是加里波第的那個年代,或者說就是《牛氓》的那個年代。 歷史是不熟悉的,但是並不影響自己的情緒,以開頭就被富有西西里風情的畫面吸引了,想起似乎教父裡面也有這樣的場面,明亮潔白的門簾,灰土的果園,燦爛的笑容,深沉的嗓音。接著主人公就出場了,薩里納親王殿下以及他的周圍。這是老牌貴族,有高貴的血統和悠久的歷史,但是面對複雜變化的西西里,也束手無策,他的侄子毅然奔赴加里波第的隊伍,參
  • 山村小尸 2015/09/02

    豹:大時代的心靈震顫(《豹》1963)

    雖然搞不懂本次“影像中的義大利”怎麼選出了《眼淚不再》(很奇怪的譯名,我不識義大利文,但照英文譯名的意思是啥也幹不了只能哭泣)和《消失的星星》這樣的爛片,但想到他們放了盧奇諾·維斯康蒂的《豹》,我覺得完全可以寬恕他們浪費我時間的罪行,甚至還可以給他們一個熱烈的擁抱。 雖然據專家稱維斯康蒂在禮節上搞混了,《豹》裡常常出現的吻手裡在19世紀末才開始流行,但瑕不掩瑜,維斯康蒂成功改編了約瑟夫·托馬齊·迪·蘭佩杜薩(Giuseppe Tomasi di Lampedusa)的同名小說。《豹》是一部完美的電影,故

評論0/300

  • 發佈

全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