圍城

圍城


作者:錢鍾書 /

出版社:人民文學出版社

價格:19.00

出版時間:1991-2

頁數:359

裝幀:平裝


暫無評分
喜歡

《圍城》是錢鍾書所著的長篇小說。第一版於1947年由上海晨光出版公司出版。1949年之後,由於政治等方面的原因,本書長期無法在中國大陸和臺灣重印,僅在香港出現過盜印本。1980年由作者重新修訂之後,在中國大陸地區由人民文學出版社刊印。此後作者又曾小幅修改過幾次。《圍城》自從出版以來,就受到許多人的推重。由於1949年後長期無法重印,這本書逐漸淡出人們的視野。1960年代,旅美漢學家夏志清在《中國現代小說史》(A History of Modern Chinese Fiction)中對本書作出很高的評價,這才重新引起人們對它的關注。人們對它的評價一般集中在兩方面,幽默的語言和對生活深刻的觀察。從1990年代開始,也有人提出對本書的不同看法,認為這是一部被“拔高”的小說,並不是一部出色的作品。很多人認為這是一部幽默作品。除了各具特色的人物語言之外,作者夾敘其間的文字也顯著機智與幽默。這是本書的一大特色。也有人認為這是作者賣弄文字,語言顯得尖酸刻薄。但這一說法並不為大多數人接受。

錢鍾書(1910-1998),字哲良,默存,號槐聚,中國江蘇無錫人,中國近代著名作家、 文學研究家。畢業於清華大學外文系,獲文學學士,赴上海,到光華大學任教。後考取第三屆(1935年)庚子賠款公費留學資格,名列榜首,留學英國牛津大學 埃克塞特學院。大學畢業後任教於多所高校。新中國成立後被評為一級教授。晚年就職於中國社會科學院,任副院長。其夫人楊絳也是著名作家,育有一女錢媛(1937年-1997年)。曾為《毛澤東選集》英文版翻譯小組成員。1998年逝世,享年88歲。

  方鴻漸把信還給唐小姐時,痴鈍並無感覺。過些時,他才像從昏厥裡醒過來,開始不住的心痛,就像因蜷曲而麻木的四肢,到伸直了血脈流通,就覺得剌痛。昨天囫圇吞地忍受的整塊痛苦,當時沒工夫辨別滋味,現在,牛反芻似的,零星斷續,細嚼出深深沒底的回味。臥室裡的沙發書桌,臥室窗外的樹木和草地,天天碰見的人,都跟往常一樣,絲毫沒變,對自己傷心丟臉這種大事全不理會似的。奇怪的是,他同時又覺得天地慘淡,至少自己的天地變了相。他個人的天地忽然從世人公共生活的天地裡分出來,宛如與活人幽明隔絕的孤鬼,瞧著陽世的樂事,自己插不進,瞧著陽世的太陽,自己晒不到。人家的天地裡,他進不去,而他的天地裡,誰都可以進來,第一個攔不住的就是周太太。一切做長輩的都不願意小輩瞞著自己有祕密;把這祕密哄出來,逼出來,是長輩應盡的責任。唐家車伕走後,方鴻漸上樓洗臉,周太太半樓梯劈面碰見,便想把昨夜女用人告訴的話問他,好容易忍住了,這證明刀不但負責任,並且有涵養。她先進餐室,等他下來。效成平日吃東西極快,今天也慢條斯理地延宕著,要聽母親問鴻漸話。直到效成等不及,上學校去了,她還沒風鴻漸來吃早點,叫用人去催,才知道他早偷偷出門了。周太太因為枉費了克己工夫,脾氣發得加倍的大,罵鴻漸混賬,說:“就是住旅館,出門也得分付茶房一聲。現在他吃我周家的飯,住周家的房子,賺我周家的錢,瞞了我外面去胡鬧,一早出門,也不來請安,目無尊長,成什麼規矩!他還算是念書人家的兒子!書上說的:‘清早起,對父母,行個禮,’他沒念過?他給女人迷錯了頭,全沒良心,他不想想不靠我們周家的栽培,什麼酥小姐、糖小姐會看中他!”周太太並不知道鴻漸認識唐小姐,她因為“芝麻酥糖”那現成名詞,說“酥”順口帶說了“糖”;信口胡扯,而偏能一語道破,天下未卜先知的預言家都是這樣的。
  ……


圍城
附錄
記錢鍾書與《圍城》

評論0/300

  • 發佈

全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