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西亞·馬爾克斯傳

加西亞·馬爾克斯傳


作者:陳眾議 /

出版社:中國長安出版社

價格:29.80

出版時間:2011-06-20

頁數:244

裝幀:平裝


暫無評分
喜歡

他是拉美文學巨匠、“魔幻現實主義大師”、諾貝爾文學獎獲得者、世界文壇的一顆巨星……他,生活在一個怎樣的歷史時代?他,如何能創作出《百年孤獨》這本被譽為美洲“聖經”的曠世傑作?他,經歷了怎樣的人生歷程和磨練,才進入文學殿堂、載譽而歸?……
《加西亞·馬爾克斯傳》將帶你走近、並且讀懂加西亞·馬爾克斯這個神話般的偉大作家。

陳眾議,西班牙語文學博士。早年留學拉美,先後就讀於墨西哥學院和墨西哥國立自治大學,並應邀在西班牙康普魯坦塞大學和馬德里自治大學訪學。現任中國社會科學院外國文學研究所所長,博士生導師。他對拉美魔幻現實主義以及加西亞·馬爾克斯有深入的研究,著有《拉美當代小說流派》、《20世紀墨西哥文學史》、《加西亞·馬爾克斯評傳》、《博爾赫斯》等。

  加西亞·馬爾克斯以小說作品建立了一個自己的世界,一個濃縮的宇宙,其中喧囂紛亂卻又生動可信的現實,折映了一片大陸及其人們的富足與貧困。
  ——諾貝爾文學獎頒獎辭

  《百年孤獨》在馬爾克斯構建的虛擬世界中達到了頂峰。這部小說整合並且超越了他以前的所有虛構,從而締造了一個極其豐饒的雙重世界。它窮盡了世界,同時自我窮盡。
  ——巴爾加斯·略薩

  他是所有語言中最偉大的作家。
  ——比爾·克林頓

  加西亞·馬爾克斯是諾貝爾文學獎得主中唯一沒有爭議的一位。
  ——韓素音

童年——記憶的天堂

關加西亞·馬爾克斯的出生時間,一直眾說紛紜。一說一九二七年,另說一九二八年。多年以後,他在護照上填寫的出生時間是一九二八年三月六日。老二路易斯·恩裡克小他一歲,一直以為自己生於一九二八年九月八日。看到哥哥的護照後,他不知該如何是好:“見鬼,這麼說我是個六月早產兒,要不就是加博的孿生弟弟!”這實在是太糟了,尤其是在後來,哥哥出名了,弟弟可就遭殃了,無論如何,履歷都大有問題,因為緊跟著他的還有個妹妹呢。妹妹瑪爾戈特的出生時間被告知是一九二九年十一月九日,假如路易斯·恩裡克的生日往後推遲四個月,那麼不僅她的誕辰要成問題,而且他們可憐的母親也受不了哇:她必得每十個月生一個孩子,並且連生三個。
更有甚者,當時他們住在阿拉卡塔卡,外祖父性情中人,參加過“千日戰爭”,退休後既接納私生子,又領養孤寡女,把家庭弄得像個小劇場。外祖母雖然敦厚賢惠,卻有一肚子奇奇怪怪的故事。加西亞·馬爾克斯的童年便是伴隨著外公的歷史、外婆的想象度過的。多年以後,當加西亞·馬爾克斯開始文學創作的時候,不經意中有了一次“歸根之旅”:“母親叫我陪她去賣房子……”
母親叫我陪她去賣房子。當時我家住在一個遙遠的小鎮。那天早上,她來到巴蘭基利亞,卻對我的情況一無所知。她東詢西問,知情人讓她到世界書店及周圍的咖啡館找一找。那些都是我每天早晚兩次必去之地。我在那兒會我的作家朋友。那個為母親指路的人提醒她說:“小聲點,他們可是些書蟲兒”。12點鐘,她躡手躡腳地繞過書桌,來到我的身邊。她看著我,笑容黠慧。那是她美麗時光的見證。沒等我作出反應,她開腔說:
“我是你媽。”
她變化不小,所以乍一看我沒能認出她來。她45歲,生過11個孩子。也就是說,她懷孕整10年,加上相應的哺乳期,多少有點未老先衰了。她滿頭堆霜,眼睛也好像大了一圈。那會兒她正透過一副老花眼鏡愣愣地盯著我瞧。她穿著喪服,正嚴格地為她的母親服闋。當然,她依然保持著婚紗照上的古典式華美,且又因成熟而更加風姿綽約。在擁抱我之前,她先以慣有的鄭重對我說:“我是來請你陪我去賣房子的。”
無須任何說明,我就知道她指的是什麼房子。因為,對我們而言,這世上只有一處房屋屬於我們:我外祖父母留在阿拉卡塔卡的老屋。那也是我有幸出生的地方,但8歲離開之後一直沒能回去。我剛剛輟學,放棄了攻讀3年的法律,時下正致力於閱讀一切到手的書籍,或者沒完沒了地吟誦不可再造的西班牙黃金世紀詩歌。而那些借閱的翻譯作品使我獲得了創作小說的技巧。我已在報紙副刊上發表了6篇小說,因此而得到了友人的鼓勵和一些批評家的關注。再有一個月就是我的23歲生日,逃過了兵役並有了兩次淋病經驗。我每天抽60支劣質香菸,簡直肆無忌憚。我輾轉於哥倫比亞加勒比海邊的卡塔赫納和巴蘭基利亞,靠《先驅報》的那點兒幾乎了不可見的專欄稿酬活得像個一無所有的國王,夜幕降臨之際則恨不得以儘可能奢侈的方式拿天作被拿地當床。然而,生活的混沌和希望的渺茫彷彿不僅於此,一群形影不離的哥兒們居然突發奇想,要搞一份可憐兮兮的刊物。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
……
此外,我比時尚整整超前了20年:穿花襯衫,著牛仔褲,長髮蓬亂,須如蔓菁,腳下還朝聖般地踢踏著一雙涼鞋。此般模樣卻非出於嗜好,而是因為太窮。一次,在電影院的黑暗之中,一位異性朋友對另一個人說:“可憐的小加博算是沒得救了。”她當然不知道我就在旁邊。
因而,當母親叫我一同去賣房子的時候,我毫不猶豫地答應了。但當她說沒有足夠的旅費時,我卻礙於面子說我的那一份由我自己負擔。
我在報社裡根本無法解決這個負擔。他們每天只付給我的專欄三個子兒,偶爾因為哪個撰稿人的闕如輪到寫一篇社論也只有4塊錢。而這些勉強夠我苟活。於是我想到了預支,經理卻告訴我說,我的欠款已經超過了50比索。終於,我做了一件朋友們無法想見的事情:我出了書店,在哥倫比亞咖啡館門口堵住了書店老闆、卡塔盧尼亞老頭堂拉蒙·溫耶斯老師。我開口跟他借6塊錢。可是他搜尋遍身只找到了6塊。
無論母親與我,都不曾料想這麼一次單純的兩天之旅會對我產生命定般的作用。從此往後,即便我壽命再長、工作再勤奮,也無法窮盡由此萌生的故事。而今,我已經75歲出頭,我知道那是我作家生涯、甚或一生中邁出的最最重要的一步……(加西亞·馬爾克斯:《活著為了講述生活》,西班牙蒙達多裡出版社2002年版,9-11頁)
在此之前,加西亞·馬爾克斯的記憶尚未受到理想主義的浸染。因此,對他而言,故鄉阿拉卡塔卡是加勒比海邊的一個普普通通的小鎮。一條小河從鎮邊匆匆流過,河水清澈見底,河床卵石滿布。

第一章 童年——記憶的天堂
一、他的父親母親
二、外祖父外祖母的故事
三、啟蒙教育
第二章 少年——人生的歷練
一、離開故鄉
二、少年壯志
三、在人間
第三章 青年——在文學的海洋裡遨遊
一、初涉文壇
二、他的大學
三、下水學游泳
第四章 模仿——為了寫作的寫作
一、磨刀不誤砍柴工
二、最初的孤獨
三、“大屋”或馬孔多的雛形
第五章 流亡——巴黎的“乞丐”
一、一個遇難者的故事
二、流亡
三、迴歸之路
第六章 墨西哥城——第二故鄉
一、沒有人給他獎賞的作家
二、馬孔多黎明前的夢魘(上)
三、馬孔多黎明前的夢魘(下)
第七章 百年孤獨——“美洲的《聖經》”
一、噩夢驚醒
二、童心復歸
三、躲避榮譽
第八章 成功之後——“做一個普通人是多麼幸福”
一、聲討專制
二、介入政治
三、文學與新聞
第九章 諾貝爾獎——眾望所歸
一、大話愛情
二、再寫孤獨
第十章 不是尾聲——
一、借政治聊以自慰(上)
二、借政治聊以自慰(下)
三、老夫聊發少年狂
附錄一:加西亞·馬爾克斯年表
附錄二:主要參考書目

評論0/300

  • 發佈

全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