迴歸本源:加西亞·馬爾克斯傳

迴歸本源:加西亞·馬爾克斯傳


作者:薩爾迪瓦爾 /

出版社:人民文學出版社

譯者:卞雙成 / 胡真才

價格:28.00

出版時間:2001-01-01

頁數:429

裝幀:平裝


暫無評分
喜歡

  《迴歸本源:加西亞·馬爾克斯傳》詳盡論述了加西亞·馬爾克斯的生活背景、文學訓練、創作實踐及社會活動。並圓滿回答了縈繞於作者腦際達二十年之久的兩個問題:能寫出《百年孤獨》一書的究竟是個什麼樣的人?產生這部奇特小說的歷史、文化、人文環境的底蘊究竟是什麼?一九五二年三月初,二十五歲的作家加西亞·馬爾克斯同母親一道去老家變賣外祖父母的宅院。這次故鄉之行激發了他繼續旅行的慾望,他要尋根,要回到外祖父母的出生地去,因為早在他出生前十九年的一九○八年十月十九日,他外祖父與一個朋友的決鬥,即改變了這個家族的生活軌跡,從而也預先決定了他本人的人生命運和文學命運。

  達索·薩爾迪瓦爾,哥倫比亞作家,一九五一年七月生於安蒂奧基亞省聖胡安市。在麥德林市讀完中學和大學,赴西班牙馬德里大學學習政治法律學,並於一九七五年定居馬德里。先後擔任《國民報》、《觀察家報》、《美洲札記》以及《非洲-亞洲》等歐洲和美洲多種報刊雜誌的評論員和記者,當過西班牙電視臺文化節目的編輯和主持人。一九八一年獲西班牙”福地短篇小說獎”。除《迴歸本源》外,他還出版了塞薩爾·巴列霍、奧雷利奧·阿圖羅、奧古斯托·羅亞·巴斯托斯和阿爾瓦羅·穆蒂斯等拉丁美洲作家的評傳。

  由派國會議員豪爾赫·埃列塞爾·蓋坦。 “死人之家”對面即加比託家斜對面的街角居住的一個人也給加比託留下了極深的印象,這就是委內瑞拉醫生安東尼奧·巴爾博薩。他被胡安·維森特·戈麥斯的獨裁統治逼迫流亡國外,二十年代初來到阿拉卡塔卡,成了鎮上的醫生和藥劑師。時間一長,他慢慢地放棄了這個職業,懶洋洋地躺到了家裡的吊床上。巴爾博薩配製洗液和各種混合藥水;他是一個彬彬有禮的人,跟馬爾克斯與伊瓜蘭一家關係很好。他有神經衰弱症,幾乎見不得孩子,但跟加比託與路易斯·科雷阿·加西亞卻玩得十分開心,這兩個孩子使他成為遊戲中的絕妙搭檔,和他比賽看誰先辨認出藥房架板上的可拉果顆粒、斯考特乳劑和巴里藥粉,這幾樣藥品巴爾博薩可是天天移換位置的。這種玩耍並非完全天真無邪,因為藉助它們這位大夫的藥房將被搬進未來作家的幾本書裡;大夫的家就是從前加比託的父母戀愛遭到禁止時交換信件的地方,這個家如今將要成為《枯枝敗葉》中那位神祕的吃素的法國醫生的宅第,他在此生活和上吊,人們在此為他守靈。巴爾博薩大夫本人將會是這個人物的一半原型,僅僅是一半,另一半原型是歐洲移民潮送來的一個人,比利時人埃米利奧先生。 人送綽號“法國人”的埃米利奧於二十年代末從安的列斯群島①來到這裡的時候,架著雙柺,一條腿帶著槍傷——他參加了第一次世界大戰,這是從可怕的戰爭中逃出時的樣子。他是首飾匠,還會做牌戲桌子;跟加比託的外公外婆過從甚密,常與上校在黃昏時分下跳棋,二人都沾染了手工業匠人常有的一些壞毛病。遠離歐洲那些野蠻人,阿拉卡塔卡這個“窮人的死地”為他提供了平靜與安寧。可在一個星期六的下午,埃米利奧犯了一個錯誤——去看了《前線無戰事》這部電影。影片對第一次世界大戰的逼……
  ……

  馬爾克斯:一個人神話般的歷史 / 瘦谷
  3月6日是諾貝爾文學獎獲得者、哥倫比亞作家加西亞·馬爾克斯74歲生日。日前,由哥倫比亞知名作家達索·薩爾迪瓦爾寫作的馬爾克斯傳《迴歸本源》由外國文學出版社出版漢語本。這天,哥倫比亞駐中國大使格魯賓先生在大使館主持了慶祝馬爾克斯生日及《迴歸本源》一書在中國出版的聚會。
  《迴歸本源》被馬爾克斯本人認為是迄今為止寫他的所有傳記中最好的一部,該書的中文翻譯是我國多年研究馬爾克斯文學成就的西班牙語專家卞雙成和胡真才;該書的前言則由作家格非精心撰寫——原在上海華東師範大學任教職的格非在完成博士學位後移居北京,成為清華大學人文學院的教師。他說,中國有著無數的馬爾克斯的崇敬者,他的長篇小說《百年孤獨》影響了無數作家的寫作。前些年,《百年孤獨》的開篇,“多年以後,奧雷連諾上校站在行刑隊面前,準會想起父親帶他去參觀冰塊的那個遙遠的下午”,竟成為許多中國作家競相仿效的小說開頭。
  該書寫道:1952年3月初,25歲的作家馬爾克斯同母親一道去老家變賣外祖父母的宅院。這次故鄉之行激發了他繼續旅行的慾望,他要尋根,要回到外祖父母的出生地去,因為早在他出生前19年的1908年10月19日,他外祖父與一個朋友決鬥,這次決鬥改變了這個家庭的生活軌跡,從而也預先決定了他本人的人生命運和文學命運。本書詳盡論述了馬爾克斯的生活背景、文學訓練、創作實踐及社會活動,並圓滿回答了縈繞於作者腦際達20年之久的兩個問題:能寫出《百年孤獨》一書的究竟是個什麼樣的人?產生這部奇特小說的歷史、文化、人文環境的底蘊究竟是什麼?
  作為長久以來對馬爾克斯的小說尊崇有加的記者及喜愛馬爾克斯小說的廣大讀者對馬爾克斯的現狀也頗為關心,為此,記者採訪了哥倫比亞駐中國大使館的有關人員。
  大使格魯賓先生是馬爾克斯的世交、摯友,也是作家作品的忠實讀者。記者看到在大使辦公室的書櫃裡,就擺放著馬爾克斯已經出版的全部作品。格魯賓先生和他的同胞一樣,為哥倫比亞擁有這樣一位世界性的偉大作家而感到無上光榮和無比自豪。他說,他每次回國,都要抽出時間去看望這位他心目中的文學英雄。還說,中國讀者,甚至中國的國家領導人都高度評價馬爾克斯。對此,大使感到由衷的高興。
  大使先生說,馬爾克斯已經74歲,雖身患重病,現在洛杉磯靜養治療,但仍然筆耕不輟。對於這種忘我的文學獻身精神,大使特別敬佩。格魯賓先生說,馬爾克斯告訴他,馬爾克斯一定要在有生之年,寫完他的五卷本長篇回憶錄《滄桑歷盡話人生》(Vivir para contarlo),這部回憶錄已完成三卷並已開始陸續出版。
  現在,馬爾克斯由於害怕沒有時間完成他的五捲回憶錄和另外兩部短篇小說集,他將自己與朋友們的聯絡減少到了最低限度,拔了電話,取消了旅行,把自己鎖起來每天從早上7點直到下午2點不停地寫。
  在回憶錄的第一卷中,馬爾克斯講述了有關他父母的故事,並以1955年第一本小說《枯枝敗葉》的出版而告一段落。第二卷的內容是他直至1967年《百年孤獨》出版之前的作家生活,第三卷則是他與世界領袖們的故事,其中包括菲德爾·卡斯特羅,馬爾克斯一度與他過從甚密,另一位便是克林頓,當萊溫斯基案鬧得不可開交時,馬爾克斯還專門寫文章為這位倒黴的總統開脫。
  前年,已有多種傳聞說馬爾克斯已經病逝,更有甚者,網上還出現了一首據稱為作家遺作的詩並廣為流傳,詩的題目叫《木偶》(LaMarioneta),假馬爾克斯在詩中寫道:“我要小睡片刻,以求夢見更多,因為我知道,我們每次閤眼一分鐘,就要失去光明六十秒。”馬爾克斯本人也從報上看到了這首被稱為“馬爾克斯生命之歌”的偽作,他半開玩笑地對人說:“惟一困擾我的便是我要帶著惡名死去,因為人們相信是我寫了如此沒有品位的東西。”三年的時間裡,馬爾克斯已經被病痛折磨得失去了原來的樣貌,現在他面容憔悴,骨瘦如柴,從照片上看,比一個74歲的老人還要不堪,彷彿一枚樹葉便能像風暴一般將他擊倒。聽著大使的敘述,記者默默地為馬爾克斯祈禱,讓他能得償所願,寫作不息,生命不止。
  隨後,記者還採訪了該書責任編輯王濤。王濤畢業於北京大學西班牙語專業,她說:作為一個天才的、贏得廣泛讚譽的小說家,加西亞·馬爾克斯將現實主義與幻想結合起來,創造了一部風雲變幻的哥倫比亞和整個南美@!#$的神話般的歷史。為此,在國外已有了多部馬爾克斯傳記出版,王濤對自己能夠成為在中國出版的第一部馬爾克斯傳紀的責編感到欣慰;同時對於王濤對該書的精益求精的編輯和校對,一些專家和同行表達了他們的稱譽。

第一章
重返根源
巴蘭卡斯縣:根源之根源
來自西班牙的馬爾亞斯·埃爾南德斯一家
和氣的銀匠尼古拉斯·馬爾克斯
千日戰爭
沒有人給他們寫信的上校們
尼古拉斯·馬爾克斯與梅達多·帕切科的決鬥馬爾克斯和伊瓜蘭夫婦一家的遷徙
第二章
在上帝許諾的土地上
阿拉卡塔卡村與奇米拉人豪爾赫·伊薩克斯的開發
香蕉帶來的金錢
聯合果品公司
火車和“枯枝敗葉”又一個所多瑪
阿拉卡諾卡鎮之夜
蝗災及其他災害
香蕉園的大屠殺
一九三二年的暴雨
第三章
報務員和上校之女
小說般的戀愛
事先張揚的誕生
玻利瓦爾在巴蘭基亞市
第一次和母親會面出生的宅院
在外祖母特蘭基麗娜的照管下
韋內弗裡達姑姥姥、埃爾維拉姨和弗朗西斯卡姑姥姥
加比託和外公尼古拉斯
鎮上的人們:從“死人”到精靈
古老的鬼怪馬孔多
從圖畫到字母表
羅莎·埃菜娜·費古鬆與蒙特索裡學校《一千零一夜》
加西亞與馬爾克斯夫婦的“遊牧”生活
外祖父尼古拉斯的逝世
離別阿拉卡塔卡鎮
接撞而至的傳說
第四章
加比託第一筆豐厚的工錢
小學畢業
從巴蘭基亞爾到蘇克雷鎮
跟父親心存芥蒂
落入妓女之手
童年的終結
第一次返回阿拉卡諾卡鎮
在聖約瑟教會學校開始讀中學
十三歲的“老頭”
第二大隊《青年》雜誌
最早的報道和詩句
一個小心翼翼的“舔頭雞主義者”
第五章
初識寒冷“生命之河”
學著在波哥大睡覺
有生以來最嚴重的時刻
一首博萊羅歌詞換來一份獎學金
錫帕基臘市
國立男子中學
摸彩摸來的老虎
文學麻疹
石頭與天空
校長卡洛斯·馬丁
十三人小組
辦報的第一步:《文學報》
卡洛斯·胡利奧·卡爾德隆老師
作詩的人
第一部短篇小說
一個非凡的作畫者
第六章
法學系學生
南美洲的雅典
酒吧和咖啡館裡一個逍遙自在的學生
波哥大朋友
“大學生活”
“不可救藥者”詩的電車
電車上的一個法翁
讀卡夫卡讀了一個通宵
《第三次無奈》
尤利西斯的預言
沿著山魯佐德、卡夫卡和特蘭基麗娜的脈絡
第七章
蓋坦與“四月九日”波哥大一片火海
面對歷史之火的作家
菲德爾上戰場
返回加勒比地區
《宇宙報》和“卡塔赫納小組”
《家》及在“鬼嶺”田莊讀稿枯枝敗葉》與馬孔多鎮的誕生
蘇克雷鎮芒果樹的濃蔭下
遇到索福克勒斯
永別了,法學系
卡塔赫納--永不枯竭的源泉
阿爾瓦羅·穆蒂斯、加西亞·馬爾克斯和“麻煩的事情”
第八章
巴蘭基亞--大西洋省的繁華都幣
在出租汽車司機、妓女和漁夫之間
“哥倫比亞咖啡館”與“世界書屋”
“拉奎瓦酒吧的舔鬥雞者們”
加泰羅尼亞智者的順境與逆境
《呼喚》
《先驅報》的專欄作家
“摩天大樓”的房客
十分符合福克納見解的妓院
在電傳機的伴奏下
沒有人給他出版的《枯枝敗葉》《報道》週刊
打賭之作《六點鐘到達的女人》
“黑埃烏費米亞”的石鴴鳥
現實、文學與新聞
第九章
當聖地亞哥·納薩爾還是卡耶塔諾·亨蒂來的時候蘇克雷鎮的興盛與衰落
格蘭德大媽們的故事
純真的女孩和她殘忍的祖母
馬麗亞·阿萊漢德里娜·塞爾萬特斯
卡耶塔諾·亨蒂萊之死
從蘇克雪鎮到卡塔赫納市
巴拉諾阿狂歡節的選美
《微縮報》相遇拉斐爾·埃斯卡洛納
唱不盡的源泉巴耶納託歌曲
尋找流逝的時光
回到根源
藥店
馬孔多的確定
巴耶杜帕爾和瓜希拉省的售書人
與海明威、弗吉尼亞·吳爾夫.拉斐爾·埃斯卡洛納、利桑德羅·帕切科同在根源的根源
找回的時間第十章
重返波哥大
月薪九百比索的編內編輯
《觀察家報》社的夥伴們
康拉德、貝德福德和麻煩事
羅哈斯·皮尼利亞與救世主式的獨裁政權
在共嚴黨的一個支部
電影評論家
《週末後的一天》
長篇報道《一個海上遇難者的故事》
暴力、獨裁、報業《枯枝敗葉》的出版
預先料到的一則贈書題詞
第十一章
前往歐洲從事“世界上最好的職業”
日內瓦與阿拉卡塔卡鎮的火車
四國首腦會議
在羅馬和威尼斯採訪
經由維也納去布拉格和華沙
在電影實驗中心的嚮導費爾南多·比裡
普利尼奧·門多薩與白雪的奇蹟
在佛蘭德旅館的閣樓
有人給他寫信的“上校”
巴黎是一頭猛獸
“鐵幕”背後
吉列爾莫·安古洛和西緒福斯式的尋找
在倫敦和告別歐洲
第十二章
在玻利瓦爾不幸的加拉加斯與胡安娜·德·弗雷特斯幸福的加拉加斯之間
馬科斯·佩雷斯·希門內斯的垮臺和逃亡
《家長的沒落》的最初構想
藥店裡的未婚妻海塞德斯
《禮拜二午睡時刻》
尼克松在加拉加斯
菲德爾此時獲勝
“真相行動”及作家的真相
拉丁社的先驅
卡光洛·託雷斯及小偷的故事《格蘭德大媽的彝禮》《沒有人給他寫信的上校》出版
咱們的作家在哈瓦那
駐紐約的記者
第十三章
阿爾瓦羅·穆蒂斯和“母獅的分娩”
墨西哥--上帝許諾的土地
尋找番石榴的香味
《家庭》與《事件》--為餬口而辦刊物
入住科馬拉鎮
《虛度年華的海洋》
埃索獎與《惡時辰》
電影和廣告
同卡洛斯·富恩特斯寫電影劇本和
參加他的星期日茶會
《百年孤獨》
與路易斯·哈斯的會晤
卡門·巴爾塞俄絲的造訪
傑作獻給馬麗娜·路易莎·埃利奧
黑窩
典當到最後一件家當
聖安赫爾因小區的夜晚
帕科·波魯阿或曰“陌生編審”
維森特·羅霍設計的封面
布宜諾斯艾利斯在慶祝
投向時間的瓶子
與馬里奧·巴爾加斯·略薩一起在
加拉加斯、利馬和波哥大
旅行與尋根舊來
加西亞·馬爾克斯大事記
譯後記

評論0/300

  • 發佈

全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