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西亞·馬爾克斯傳  <strong>[Gabriel García Márquez: A Life]</strong>

加西亞·馬爾克斯傳 [Gabriel García Márquez: A Life]


作者:傑拉德·馬丁 / Gerald Martin /

出版社:中信出版社

原作名:Gabriel García Márquez: A Life

譯者:陳靜妍

價格:68.00

出版時間:2014-07-01

頁數:672

裝幀:平裝


暫無評分
喜歡

  《加西亞·馬爾克斯傳》(Gabriel García Márquez: A Life)是公認的迄今為止最優秀的馬爾克斯傳記,也是馬爾克斯唯一正式授權的官方傳記。全書講述了這位世界級偉大的魔幻主義作家孤獨的童年經歷、貧窮潦倒的青年創作時期、成名之後的文學寫作態度,以及時代、社會、整個拉丁美洲給予他的對於家庭、革命、文學的訴求。在近20年深入跟蹤研究的過程中,傑拉德·馬丁訪問了300多位馬爾克斯的親朋好友,其中不乏政界、文學界、評論界名人和領袖,也包括他的批評者。
  《加西亞·馬爾克斯傳》透徹全面地為我們講述了一代文學巨匠的非凡生命軌跡,為我們瞭解與理解馬爾克斯及其作品提供了絕佳的途徑。從某種意義上講,要更好地閱讀與理解《百年孤獨》《霍亂時期的愛情》等馬爾克斯的經典之作,就必須讀這本《加西亞·馬爾克斯傳》。

  傑拉德·馬丁(Gerald Martin),匹茲堡大學現代語言學院教授,也是國際早期美洲文學協會的主席,作品包括《穿越迷宮的旅程》,評論阿斯圖裡亞斯的《玉米人》等。馬丁是馬爾克斯認定的官方傳記作者,在近20年的研究經歷中,他們經常見面、訪談,並且採訪馬爾克斯親朋好友300多人,最終著成此經典人物傳記。

  瑞典文學院的授獎詞是這麼言說馬爾克斯及其《百年孤獨》的:“他的小說以豐富的想象編織了一個現實與幻想交相輝映的世界,反映了一個大陸的生命與矛盾。”相關令聞則可用兩句話來概括:一句是韓素音所說的,馬爾克斯是諾貝爾文學獎“唯一沒有爭議的獲獎者”;另一句出自烏拉圭文豪貝內德蒂之口,“難說諾貝爾獎能給馬爾克斯增添多少光彩,但他的獲獎必將使該獎的聲譽有所恢復”。
  ——駱以軍


  這是一本讓曾對小說有夢的讀者熱血賁張、泫然欲泣的傳記。
  ——董啟章


  並不是每一個小說家都適合出傳記。馬爾克斯是那少數例外。最令人讚歎的是,馬爾克斯竟然能以寫小說的精湛技藝,來駕馭自己的人生,讓自己的故事看來猶如一部充滿驚奇但又富有條理的小說。
  ——閻連科


  我的創作深受拉美魔幻現實主義文學的影響,尤其是當年《百年孤獨》火爆時,我也是馬爾克斯的鐵桿粉絲。
  ——王安憶

  上校兒子的死和小說主要的情節過了九個月時,妻子對上校說:“我們是兒子的孤兒。”此話足以當成加西亞·馬爾克斯和塔奇雅之間戀情的墓誌銘。那公雞
  (小說、作者的自尊)是個人認同集體價值的象徵,讓生活得以繼續,可平息彷彿紀念碑一般的罪惡感及哀傷(流產,兒子的死)。加西亞·馬爾克斯的個人信條可能一直都是:“唯一的出路就是穿越。”
  第十章 飢寒交迫的巴黎時期:波希米亞人 1956—1957
  《百年孤獨》也是一部現代主義作品,這本書集合了所有文學作品之大成,層層疊疊、蘊含豐富;它的開頭與結束宛若《聖經》一般充滿神諭,其中又摻雜了神話與人類學的元素、西方文化的神話特質,獨特的消極性嵌入了拉丁美洲特有的宏偉抱負以及受到羞辱的失敗,還有最知名拉丁美洲思想家形形色色的大陸理論。不過,書中絕大部分的內容來自加西亞·馬爾克斯個人的生活體驗。只要是稍微瞭解他一生波折的人,幾乎都可以在每一頁找到他自身人生的寫照——作者本人也聲稱書中每一樁事件的每一個細節都來自他的個人體驗(“我只是個卑微的見證者”)。
  第十五章 魔術師梅爾基亞德斯:《百年孤獨》 1965—1966
  在這樣冷酷地評估不幸之後,基本上要問:我們作家到底為何而寫?而答案無疑既感傷又真誠:一個作家之所以為作家,就如同他之所以為猶太人或黑人一般。成功當然有所鼓勵,受到讀者的青睞是很有激勵的,然而,這些只是附加價值,因為,一個好的作家無論如何都會寫,即使他的鞋子需要修補,即使他的書賣不出去。
  選自馬爾克斯名為“寫書作者的不幸”
  第十五章 魔術師梅爾基亞德斯:《百年孤獨》 1965—1966
  他發現,隨著年齡漸長,更多的靈感湧現,只不過他如今瞭解到那並不是靈感,而是處在一種放鬆、寫作的狀態,暫時有“漂浮的感覺”。現在這個時候,“我坐下來動筆之前就已經知道書的最後一個句子怎麼寫。坐下來寫的時候,整本書已經在我的腦海裡,好像我已經讀過一樣,因為我已經思考了很多年”。他覺得自己“沒有歸宿”,無論身在何處,他的感受都一樣,因而感覺自己“無依無靠、憤怒”。接著,他說了一段很棒的話:“我所有的幻想都已經一個接一個地成真。我是說,這麼多年來,我一直知道這些事會發生。自然地,我盡力讓自己更堅強。”他認為自己“非常強悍”,即使像切·格瓦拉一樣,他相信必須保有“溫柔”的一面。舉凡男人都有脆弱的一面,但女性“冷酷”的一面拯救他們、保護他們。他仍然愛女人,女人讓他覺得“安全”、“受到照顧”。他繼續說,如今,他對於和陌生人聊天感到索然無趣,很難讓自己專心聆聽。“在我認識的人當中,我是脾氣最壞、最暴躁的,但我也因而是最自制的人。
  第二十一章 聲名大噪和番石榴飄香:《霍亂時期的愛情》1982—1985
  十五年後,加西亞·馬爾克斯對我說:“我最近在讀《霍亂時期的愛情》,說真的,我很驚訝。看得出我膽子真大,不知道當時我是怎麼辦到的。其實我很引以為傲。總之我走過來了……我度過生命中某些非常黑暗的時刻。”
  “什麼?你是說《百年孤獨》之前嗎?”
  “不,是得到諾貝爾獎之後的那幾年。我常常覺得自己快死掉了;有些東西一直在那裡,那些黑暗、躲在表面之下的東西。”
  第二十一章 聲名大噪和番石榴飄香:《霍亂時期的愛情》1982—1985

  ……

  我花了十七年的時間撰寫這本傳記。有別於早期每個人所告訴我的(你永遠見不到他,就算見到,他也不會合作),我在開始著手的幾個月內就見到了我的主角,雖然不能說他很熱衷(“你為什麼想寫傳記?傳記代表死亡”),但他很友善、親切、包容。的確,每次我問到自己所寫的這本傳記是否算得到認可,總是得到同樣的答案:“不,這不是經過認可的傳記,只是經過預設的傳記。”不過令我感到意外和感激的是,2006 年,加西亞·馬爾克斯自己告訴世界媒體我是他的“正式”傳記作者。也許,這也使我成為他唯一正式授權的傳記作者!這真是一項非比尋常的殊榮。
  眾所皆知,傳記作者和傳記物件之間的關係並不容易相處,但我非常幸運。他是一位專業記者,也是專業作家,熟悉如何把別人的人生故事用在自己的小說裡;就這一點而言,輪到他成為被寫作的物件時,加西亞·馬爾克斯可說是相當的寬容。1990 年12 月,我首次在哈瓦那見到他時,他說他答應我的請求,只有一個條件:“做好你的工作。”我想,他會同意我沒讓他代勞我的分內工作,我需要他的協助時,他也伸出援手迴應。為了撰寫這本傳記,我進行了大約三百場的採訪,許多參與的人已不在人世;然而,我知道若不是“賈布”暗示我“沒問題”,菲德爾·卡斯特羅和菲利普·岡薩雷斯可能不會接受採訪。如今他總算可以讀到這本書了,我希望他仍然覺得我沒問題。他始終不願意給我每個傳記作者夢寐以求的“掏心掏肺”,因為這樣的互動“不適宜”。然而過去十七年來,我們在不同時間、地點、私下和公開場合的相處,加起來相當於一個月的時間;我相信他告訴我一些少有他人知道的事。然而,他從來未曾試圖以任何方法影響我,而且,他總是以天生記者的職業道德與犬儒主義說:“你看到什麼就寫什麼,你寫什麼我就是什麼。”
  這本傳記的研究以西班牙文進行,所閱讀的資料也是西班牙文,大多數的採訪也是以西班牙語進行,卻以英文寫成、出版(西班牙語翻譯版於2009 年出版)。在一般正常情況下,傳記,特別是第一本完整的傳記,應該由傳記物件的同胞撰寫,對於祖國和物件本身瞭如指掌,能夠理解每次溝通之中最細微的神韻。但我的情形並非如此(除此之外,加西亞·馬爾克斯是國際知名人物,不只是一位哥倫比亞知名人物),如同他本人聽到我的名字被提起時,也許曾經不那麼誠心地嘆息:“嗯,我猜每個有自尊的作家都該有個英文傳記作者。”我懷疑,在他眼中我唯一的優點是我一直以來表現出明顯地對他所出生的拉丁美洲的熱愛,併為之傾倒。
  加西亞·馬爾克斯一生中所有重要的時刻,他都有各種不同的版本,整理這些版本並不容易。如同馬克·吐溫一般,他喜歡編造故事,更喜歡吹牛,他也喜歡故事有令人滿意的結尾,尤其是他自己的人生故事;同時,他也非常喜歡開玩笑,反學術、非常偏愛神祕、明目張膽的離間,正好讓記者或教授失去線索。這是他稱為“格蘭德大媽主義”的一部分(稍後再補充,目前也許可以小心地譯成“戲謔”)。就算你可以確定某些特定的逸聞來自某些“真正”發生過的事,你還是沒辦法寫成某個特定的故事,因為你會發現,他人生中大多數知名的故事他都說過好幾個版本,每一種版本都有某些真實的元素在內。我自己就親身經歷過這種渲染的狂熱,而且也很樂意受到感染(不過是我自己的生活,希望不是這本書)。對於我總是不屈不撓、準備好只有應付瘋狗和英國人才會使用的調查伎倆,加西亞·馬爾克斯家族總是印象深刻。因此,我覺得無法抹殺加西亞·馬爾克斯自己散播、明顯相信的神話,以至於我(顯然是我狂熱的特質)曾經在一大雨滂沱的夜裡,坐在阿拉卡塔卡廣場的長凳上,只為了“感受”我的傳記主人公知名出生地的氛圍。
  經過這麼多年,難以想象這本書終於完成了,而我在此寫著前言。許多疲倦不堪、比我更傑出的傳記作者認為,投入如此苦勞的時間和精力根本劃不來,只有傻瓜和頭腦不清楚的人才會開始這樣的工作。也許以為有可能與偉大、優秀或僅是有名的人物交談、得到認同,我也許同意這樣的結論;然而,若是有哪一位物件值得投入人生四分之一的時光,無疑地非加夫列爾·加西亞·馬爾克斯不尋常的人生與事業莫屬。
  傑拉德·馬丁 2008 年7 月
  摘錄於《前言》

I 前 言
序 曲   卑微的出身/1800-1899
第一部   家鄉:哥倫比亞 1899 -1955
第一章   上校和他註定失敗的事業/1899-1927
第二章   阿拉卡塔卡的家/1927-1928
第三章   牽著外公的手/1929-1937
第四章   學校的日子:巴蘭基亞、蘇克雷、錫帕基拉/1938-1946
第五章   大學生活與“波哥大大暴動”/1947-1948
第六章   回到海岸區:卡塔赫納的實習記者/1948-1949
第七章   巴蘭基亞、書商和波希米亞團體/1950-1953
第八章   重返波哥大:王牌記者/1954-1955
第二部    旅居海外:歐洲及拉丁美洲 1955-1967
第九章  探索歐洲:羅馬/1955
第十章  飢寒交迫的巴黎時期:波希米亞人/1956-1957
第十一章  鐵幕之下:冷戰時期的東歐/1957
第十二章  委內瑞拉和哥倫比亞:“格蘭德大媽”的誕生/1958-1959
第十三章  古巴革命和美國/1959-1961
第十四章  逃避墨西哥/1961-1964
第十五章  魔術師梅爾基亞德斯:《百年孤獨》/1965-1966
第十六章  終於到來的名氣/1966-1967
第三部  見多識廣:名人與政治 1967-2005
第十七章  巴塞羅那和拉丁美洲風潮:在文學與政治之間/1967-1970
第十八章  孤獨的作家緩慢地寫著:《族長的秋天》與大千世界/1971-1975
第十九章  智利和古巴:加西亞·馬爾克斯選擇革命/1973-1979
第二十章  迴歸文學:《一樁事先張揚的謀殺案》以及諾貝爾/1980-1982
第二十一章 聲名大噪和番石榴飄香:《霍亂時期的愛情》/1982-1985
第二十二章 以官方歷史為背景:加西亞·馬爾克斯的玻利瓦爾《迷宮中的將軍》/1986-1989
第二十三章 回到馬孔多?歷史變故的訊息/1990-1996
第二十四章 七十歲及之後的加西亞·馬爾克斯:回憶錄及憂傷妓女/1996-2005
後記 永垂不朽——新的塞萬提斯 2006-2007
附:家族族譜

評論0/300

  • 發佈

全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