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爾克斯:霍亂時期的愛情(2015版)  <strong>[El amor en los tiempos del cólera, Love in the Tim]</strong>

馬爾克斯:霍亂時期的愛情(2015版) [El amor en los tiempos del cólera, Love in the Tim]


作者:加西亞·馬爾克斯 /

出版社:南海出版公司

原作名:El amor en los tiempos del cólera, Love in the Tim

譯者:楊玲

價格:49.50

出版時間:2015-06-01

頁數:401

裝幀:精裝


暫無評分
喜歡

《霍亂時期的愛情》內容簡介:《霍亂時期的愛情》是加西亞·馬爾克斯獲得諾貝爾文學獎之後完成的第一部小說。講述了一段跨越半個多世紀的愛情史詩,窮盡了所有愛情的可能性:忠貞的、隱祕的、粗暴的、羞怯的、柏拉圖式的、放蕩的、轉瞬即逝的、生死相依的……馬爾克斯曾說:“這一部是我最好的作品,是我發自內心的創作。”是20世紀最重要的經典文學鉅著之一,被譽為“人類有史以來最偉大的愛情小說”。

加西亞·馬爾克斯(Gabriel García Márquez):

哥倫比亞著名小說家,史上“最無爭議”諾貝爾文學獎得主,“魔幻現實主義”文學主峰,被譽為“二十世紀文學標杆”,曾影響滋養了幾代中文作家。

1927年出生於哥倫比亞馬格達萊納海濱小鎮阿拉卡塔卡。童年與外祖父母一起生活。1936年隨父母遷居蘇克雷。1947年考入波哥大國立大學。1948年因內戰輟學,進入報界。五十年代開始出版文學作品。六十年代初移居墨西哥。1967年《百年孤獨》問世。1982年獲諾貝爾文學獎。1985年出版《霍亂時期的愛情》。2014年4月17日於墨西哥病逝。


★ 這部光芒閃耀、令人心碎的作品是人類有史以來最偉大的愛情小說。

——《紐約時報》


★ 《霍亂時期的愛情》是我最好的作品,是我發自內心的創作。

——加西亞·馬爾克斯


★ 有兩部書寫完後使人像整個兒被掏空了一般:一是《百年孤獨》,一是《霍亂時期的愛情》。

——加西亞·馬爾克斯


★ 一部華麗炫目的作品,寫盡了愛情、死亡、回憶的主題。

——《華盛頓郵報》


★ 一個力量無窮的愛情故事,一部永恆的傑作。

——《新聞週刊》


★ 馬爾克斯以小說作品建立了一個自己的世界,一個濃縮的宇宙,其中喧囂紛亂卻又生動可信的現實,折映了一片大陸及其人們的富足與貧困。

——諾貝爾文學獎頒獎辭


★ 這是一個充滿人情味的、超乎時間之外的故事,他是本世紀最有魅力的作家。

——《芝加哥太陽時報》


★ 一部在寫作上爛熟的小說,永遠暗含豐富的哲理,充滿人性的光輝。

——《出版家週刊》


★ 加西亞·馬爾克斯把愛情寫成了一種救世恩典,一種使生命具有意義的偉大力量。

——《明鏡週刊》


★ 愛情戰勝了死亡,作者將對女性世界的認識融入到字裡行間,為我們創造了一個世界,我們便會夢想著都要去的世界。

——《星期週刊》(哥倫比亞)


★ 《霍亂時期的愛情》寫盡了生命的尊嚴與哀傷,呈現出一片人世的奇蹟。

——《朝日新聞》


★ 《霍亂時期的愛情》是加西亞·馬爾克斯最著名的作品,為我們描繪了愛情中的執著、忠誠與命運。

——《ABC》(西班牙)


★ 在《霍亂時期的愛情》中,馬爾克斯發掘出一條新的道路,一條漫長的永恆愛情的通道。

——《快報》(法國)


★ 《霍亂時期的愛情》是馬爾克斯最好的小說,這場關於男女間各式愛情令人萬般感喟。

——《泰晤士報》


★ 在我小說的許多地方,都有對愛情的恐懼。我有這樣一種印象:愛情小說是一種感覺,這種感覺伴隨著恐懼,有些恐懼的時刻不僅在戀愛關係中表現出來,而且在性關係中也是如此。

——加西亞·馬爾克斯


★ 如若沒有在這條河上的航行,就沒有愛情可言:這樣航行的最好產物就是那些把我們破損不堪的靈魂歸還給我們的作品,而這其中不可置疑地包括這部炫目且令人心碎的小說《霍亂時期的愛情》。

——托馬斯·品欽


★ 這部多姿多彩、時間跨度為五十年的悲歡離合的鉅著,展示了所有愛情的可能性,所有愛情的方式、表現、手段、痛苦、愉快、折磨和幸福。它堪稱是一部充滿啼哭、嘆息、渴望、挫折、不幸、歡樂和極度興奮的愛情大全。

——安東尼奧·卡瓦耶羅


★ 愛情是一種病。對阿里薩來講,這場由文字幻想營造的愛情疾病,從來沒有被治癒過,因而他執著地等待了五十一年九個月零四天。

——樑文道


  一名警官帶著一個正在市診所進行法醫實習的年 輕學生,已先行趕到這裡。正是他們,在烏爾比諾醫 生到來之前,開啟窗子通風,並把屍體遮蓋起來。兩 人莊嚴地向醫生致意。這一次,這莊嚴中的哀悼之意 多過崇敬之情,因為無人不知醫生和赫雷米亞·德聖 阿莫爾之間的深厚友誼。德高望重的醫生和兩人握了 握手,就像一直以來,他在每天的普通臨床課前都會 和每一位學生握手一樣。接著,他用食指和拇指肚像 拈起一枝鮮花似的掀開毯子的邊緣,以一種神聖的穩 重,一寸一寸地讓屍體顯露出來。赫雷米亞·德聖阿 莫爾渾身赤裸,軀體僵硬而扭曲,兩隻眼睜著,膚色 發藍,彷彿比前一晚老了五十歲。他瞳孔透明,鬚髮 泛黃,肚皮上橫著一道舊傷痕,還留有很多縫合時打 的結。由於拄著雙柺行動十分吃力,他的軀幹和手臂 就像划船的苦役犯一樣粗壯有力,而他那無力的雙腿 卻像孤兒的兩條細腿似的。胡維納爾·烏爾比諾醫生 注視了屍體片刻,內心感到一陣刺痛,在與死神做著 徒勞抗爭的漫長歲月中,他還極少有這樣的感觸。
  “可憐的傻瓜,”他對死者說,“最糟的事總算 結束了。” 他蓋上毯子,又恢復了學院派的高傲神情。去年 ,他剛剛為自己的八十大壽舉行了三天的正式慶典。
  在答謝辭中,他再次抵制了退休的誘惑。他說:“等 我死了,有的是時間休息,但這種不虞之變還沒有列 入我的計劃當中。”儘管右耳越來越不中用,也儘管 他得靠一根銀柄手杖來掩飾自己蹣跚的步履,但他的 穿著依舊像年輕時一樣考究:亞麻套裝,懷錶的金鍊 掛在背心上。他的巴斯德式鬍子是珍珠母色的,頭髮 也是,梳理得服服帖帖,分出一道清晰的中縫,這兩 樣是他性格最忠實的體現。對於越來越令他不安的記 憶力衰退,他通過隨時隨地在零散的小紙片上快速記 錄來做彌補,可最後,各個口袋都裝滿了混在一起的 紙片,難以分辨,就像那些工具、小藥瓶以及別的東 西在他那塞得滿滿的手提箱裡亂作一團一樣。他不僅 是城中最年長、聲望最高的醫生,也是全城最講究風 度的人。然而,他那鋒芒畢露的智慧以及過於世故地 動用自己大名的方式,卻讓他沒能得到應有的愛戴。
  他給警官和實習生下的指示明確而迅速。不必解 剖驗屍。房裡的氣味足以確定,死因是小桶中某種照 相用酸液引起的氰化物揮發,赫雷米亞·德聖阿莫爾 對這些事十分清楚,所以絕不可能是意外事故。面對 警官的猶疑,他用自己典型的方式斬釘截鐵地打斷了 他:“您別忘了,在死亡證明上簽字的是我。”年輕 的醫生非常失望:他還從來沒有機會在屍體上研究氰 化金的作用。胡維納爾·烏爾比諾醫生驚訝於自己竟 從未在醫學院見過這個學生,但那動不動就臉紅的樣 子和安第斯口音立刻便使他明白了:也許這年輕人才 剛剛來到這座城市。他說:“要不了幾天,這裡的某 個愛情瘋子就會給您提供這樣的機會。”話一出口, 他這才意識到在自己所記得的數不清的自殺事件中, 這還是第一起不是因愛情的不幸而使用氰化物的。於 是,他一貫的口吻有了一絲改變。
  “到時候好好留意,”他對實習生說道,“死者 的心臟裡通常會有金屬顆粒。” 接著,他就像對下屬說話似的同警官交談起來。
  他命令警官繞過一切程式,以便葬禮能在當天下午舉 行,而且要儘可能祕密地舉行。他說:“稍後我會去 和市長說。”他知道,赫雷米亞·德聖阿莫爾是個極 端儉省的人,生活近乎原始化,他靠手藝掙來的錢遠 遠超過他的生活所需,因此,在房間的某個抽屜,想 必會有綽綽有餘的存款來支付安葬的費用。
  “沒找到也沒關係。”他說,“全部費用由我承 擔。” 他讓警官告訴報界,攝影師是自然死亡,儘管他 相信這訊息根本不會引起記者們的絲毫興趣。他說: “如果有必要,我會去和省長說。”警官是個嚴肅而 謙卑的公務人員,知道醫生對公事向來一絲不苟,有 時甚至因此激怒最親近的朋友,所以很驚訝他竟會如 此輕率地為了加快安葬程序而跳過法律手續。他唯一 不願做的,便是去和大主教商量,讓赫雷米亞-德聖 阿莫爾葬在聖地。警官對自己的失禮有些後悔,試圖 做出解釋。
  “我知道,他是一位聖人。” “更為罕見的是,”烏爾比諾醫生說,“他是一 位無神論的聖人。但這些就是上帝的事了。”
  ……

評論0/300

  • 發佈

全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