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爾克斯經典:百年孤獨+霍亂時期的愛情(套裝共2冊)

馬爾克斯經典:百年孤獨+霍亂時期的愛情(套裝共2冊)


作者:加西亞·馬爾克斯 /

出版社:南海出版公司

價格:79.00

出版時間:2012-09-01

頁數:761

裝幀:精裝


暫無評分
喜歡

  《霍亂時期的愛情》是加西亞?馬爾克斯獲得諾貝爾文學獎之後完成的第一部小說。講述了一段跨越半個多世紀的愛情史詩,窮盡了所有愛情的可能性:忠貞的、隱祕的、粗暴的、羞怯的、柏拉圖式的、放蕩的、轉瞬即逝的、生死相依的……再現了時光的無情流逝,被譽為“人類有史以來最偉大的愛情小說”,是20世紀最重要的經典文學鉅著之一。

  《百年孤獨》是魔幻現實主義文學的代表作,描寫了布恩迪亞家族七代人的傳奇故事,以及加勒比海沿岸小鎮馬孔多的百年興衰,反映了拉丁美洲一個世紀以來風雲變幻的歷史。作品融入神話傳說、民間故事、宗教典故等神祕因素,巧妙地糅合了現實與虛幻,展現出一個瑰麗的想象世界,成為20世界最重要的經典文學鉅著之一。1982年加西亞?馬爾克斯獲得諾貝爾文學獎,奠定世界級文學大師的地位,很大程度上乃是憑藉《百年孤獨》的巨大影響。

  ★百年孤獨乃是過去五十年來所有語言中最偉大的傑作。
  ——薩爾曼·拉什迪

  ★一部唯一的美洲《聖經》。
  ——卡洛斯·富恩特斯

  ★《百年孤獨》在馬爾克斯構建的虛擬世界中達到了頂峰。這部小說整合並且超越了他以前的所有虛構,從而締造了一個極其豐饒的雙重世界。它窮盡了世界,同時自我窮盡。
  ——巴爾加斯·略薩

  ★他是所有語言中最偉大的作家。
  ——比爾·克林頓

  ★他是個強有力的作家,有著豐富的想象。他繼承了歐洲政治小說的偉大傳統,其結果是歷史劇與個人戲劇合二為一。
  ——歐文·肖

  ★加西亞·馬爾克斯是諾貝爾文學獎得主中唯一沒有爭議的一位。
  ——韓素音

  ★在那些剛出版就暢銷的文學作品裡,有些與世長存,比如《百年孤獨》;另一些則銷聲匿跡,也就沒有比如了。
  ——餘華

  ★《百年孤獨》這部標誌著拉美文學高峰的鉅著,具有駭世驚俗的藝術力量和思想力量……他在用一顆悲愴的心靈,去尋找拉美迷失的溫暖的精神家園。
  ——莫言

  ★我對《百年孤獨》有非常真實的、崇敬的感覺。這樣的作品會不停地賣,一代一代的人都會讀,是長銷書。我沒有辦法預測如果重新出版的話是否會轟動,當年文學青年幾乎人手一本。
  ——蘇童

  把詩句寫在梅爾基亞德斯送他的粗糙羊皮紙上,寫在浴室的牆壁上,寫在自己的手臂上,而所有詩句中都有蕾梅黛絲幻化的身影:蕾梅黛絲在下午兩點令人昏昏欲睡的空氣中,蕾梅黛絲在玫瑰無聲的呼吸中,蕾梅黛絲在蠹蟲如沙漏般的暗地蛀蝕中,蕾梅黛絲在清晨麵包的熱氣中,蕾梅黛絲無所不在,蕾梅黛絲無時或缺。麗貝卡每天下午四點待在窗邊繡花,等待情書的到來。明明知道運送郵件的騾子每十五天才來一次,她依然天天等候,相信他們會算錯時間,任何一天都有可能到來。然而事與願違,有~次到了預定的日期,騾子卻沒有出現。麗貝卡絕望得發瘋,半夜爬起來,自戕般飢渴地吞下一把把花園裡的泥土。她又痛苦又憤怒地哭泣,咀嚼著柔軟的蚯蚓,咬碎蝸牛的硬殼崩裂牙齒,又嘔吐直到天亮。她陷入一種迷狂的衰弱狀態,失去意識,在毫不知恥的囈語中吐露心聲。烏爾蘇拉驚詫之下撬開她的衣箱,在箱底發現了用玫瑰色絲帶繫好的十六封香氣四溢的信件,夾在舊書裡的枯葉和花瓣,以及一碰就化為粉末的蝴蝶標本。
  只有奧雷里亞諾能理解這樣的創痛。那天下午,當烏爾蘇拉試圖將麗貝卡從迷狂中拯救出來時,他跟馬格尼菲科·比斯巴勒和赫裡內勒多·馬爾克斯去了卡塔利諾的店裡。那裡擴建了一排木板房,裡面所住的單身女人散發出萎謝花朵的氣味。一支由手風琴和鼓組成的樂隊演奏著好漢弗朗西斯科的歌謠,他已有好幾年沒在馬孔多出現。三位好友喝著甘蔗酒。馬格尼菲科和赫裡內勒多同奧雷里亞諾年紀相仿,但比他更通曉世事,輪流和坐在大腿上的女人喝酒。其中一個鑲著金牙、神色憔悴的女人的愛撫令他渾身震顫,但他拒絕了她。他發現喝得越多就越發想念蕾梅黛絲,不過也更能忍耐思念帶來的折磨。他不知自己從何時開始飄了起來。他看見朋友們和那些女人在耀眼的閃光中浮游,沒有體積沒有重量,他們所說的言語未經雙脣,他們神祕的手勢與表情彼此疏離。卡塔利諾一隻手搭在他背上,對他說:“快十一點啦。”奧雷里亞諾回過頭去,就看到了那張畸形的大臉,耳邊還插著一朵氈絨花。他隨即失去了記憶,好像當初得了失憶症那樣,直到另一個早晨才恢復,他身處完全陌生的房間,一旁站著穿著襯裙、赤著雙腳、蓬頭散發的庇拉爾·特爾內拉,她拿著一盞燈照著他,一臉難以置信的神情。
  “奧雷里亞諾!”
  奧雷里亞諾站穩腳,擡起頭。他不知自己是怎樣來到這裡的,但知道目的為何,因為那正是他從童年起一直深藏心底的隱祕。
  “我是來跟您睡覺的。”他說。
  他的衣服上滿是汙泥和嘔吐的痕跡。庇拉爾·特爾內拉那時候和兩個孩子生活在一起,她沒有問他什麼,把他引到床前。她用打溼的絲瓜瓤給他擦臉,為他脫了衣服,自己也赤裸身體,然後放下蚊帳,免得孩子們萬一醒來看到。她已經厭倦了等待留下的男人,離開的男人,無數因紙牌的模糊指引迷了路沒能趕到她家的男人。在等待中她的面板起了皺褶,乳房被掏空,心裡的餘燼熄滅。她在黑暗中摸索著奧雷里亞諾,把手放在他的肚子上,帶著母性的溫柔親吻他的脖子。“我可憐的小寶寶。”她喃喃道。奧雷里亞諾顫抖起來。他平穩老練、毫無滯礙地越過痛苦的峭壁,發現蕾梅黛絲變成了無邊的沼澤,聞起來好像幼獸和新熨好的衣服。渡過難關之後,他哭了起來。一開始是幾聲不由自主、斷斷續續的抽泣,隨後淚如泉湧,他感覺心中苦痛的塊壘迸裂了。她等待著,用指肚摩挲他的頭髮,直到他的身體傾空那令他無法活下去的黑暗。
  ……

  2011年04月20日,新經典已獲得馬爾克斯長篇小說《百年孤獨》中文版權的正式授權。這是1990年馬爾克斯發出“死後150年都不授權中國出版作品,尤其是《百年孤獨》”的狠話之後,中國的出版機構第一次獲得其正式授權。據悉,全新翻譯的中文簡體版《百年孤獨》於2011年5月30日與大家見面出版,該版本由範華先生翻譯。以前的爭議:1、馬爾克斯沒給中國版權。1991年,“伯爾尼國際版權公約”生效後,中國有好幾家出版社,都曾想買下它的版權,但都被馬爾克斯代理人開出的5年25萬美元的版權費嚇退了。而隨著拉美文學近年來在中國的閱讀熱潮的衰退,對《百年孤獨》感興趣的出版社更是所剩無幾了。故坊間全是非法出版,這就是鼎鼎大名的《百年孤獨》主流出版社(人民文學、上海譯文、譯林等)均不出該書的原因。大概要等老馬死後50年,版權成為公版才行吧。2、中文版《百年孤獨》曾經有好幾個版本:北京《十月》雜誌在該書獲獎當年就部分選譯了《百年孤獨》;同年,臺灣遠景出版事業公司推出一套《諾貝爾文學獎全集》,其中以《一百年的孤寂》為名翻譯了《百年孤獨》,譯者宋碧雲;上海譯文出版社也在1982年推出了《加西亞·馬爾克斯中短篇小說集》,讓馬爾克斯和拉美文學在國內一下火了起來,隨即在文學界引領了魔幻現實風格的創作潮流;兩年後,《百年孤獨》在內地同時出現了北京十月文藝出版社和上海譯文出版社兩種譯本,前者的譯者是高長榮,由英譯本轉譯而成,後者的譯者是黃錦炎和沈國正,根據布宜諾斯艾利斯南美出版社1972年版由西班牙語直譯而成,尤其受到讀者的歡迎,後來這一版本轉由浙江文藝出版社出版。之後,上海譯文出版社還推出了珍藏本《百年孤獨》。中國有不少作家在寫作生涯中都受到《百年孤獨》的影響,如莫言、張賢亮、餘華等人。編輯本段馬爾克斯鬆口給中國出版社授權馬爾克斯方日前已經表示,願意和中國出版社就《百年孤獨》的授權問題進行談判,但開出的價碼很高,而國內有出版社也願意支付百萬美元的高價,希望獲得該書的中文版授權。95%都是引進作品的上海譯文出版社當然不願錯過這次機會。“像這種大家的作品我們確實想獲得授權,”上海譯文版權部負責人告訴記者,他們已經跟馬爾克斯方面有過接洽,並計劃在10月的法蘭克福書展上詳細面談。“對方開價很高,想彌補中國這些年對其作品盜版所造成的損失。”該負責人說。除了上海譯文外,新經典、浙江文藝、譯林等都在爭取《百年孤獨》的授權,甚至有人開出了105萬美元的價碼,但具體情況各家出版社都不願意多談及。

《霍亂時期的愛情》
《百年孤獨》

評論0/300

  • 發佈

全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