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憂雜貨店

解憂雜貨店


作者:(日)東野圭吾 /

出版社:南海出版公司

原作名:ナミヤ雑貨店の奇蹟

譯者:李盈春 /

價格:39.50元

出版時間:2014-5

頁數:291

裝幀:精裝


暫無評分
喜歡

現代人內心流失的東西,這家雜貨店能幫你找回——

僻靜的街道旁有一家雜貨店,只要寫下煩惱投進捲簾門的投信口,第二天就會在店後的牛奶箱裡得到回答。

因男友身患絕症,年輕女孩靜子在愛情與夢想間徘徊;克郎為了音樂夢想離家漂泊,卻在現實中寸步難行;少年浩介面臨家庭鉅變,掙紮在親情與未來的迷茫中……

他們將困惑寫成信投進雜貨店,隨即奇妙的事情竟不斷髮生。

生命中的一次偶然交會,將如何演繹出截然不同的人生?

如今回顧寫作過程,我發現自己始終在思考一個問題:站在人生的岔路口,人究竟應該怎麼做?我希望讀者能在掩卷時喃喃自語:我從未讀過這樣的小說。——東野圭吾

東野圭吾

日本著名作家。

1985年,《放學後》獲第31屆江戶川亂步獎,開始專職寫作;

1999年,《祕密》獲第52屆日本推理作家協會獎;

2005年出版的《嫌疑人X的獻身》史無前例地同時獲得第134屆直木獎、第6屆本格推理小說大獎,以及年度三大推理小說排行榜第1名;

2008年,《流星之絆》獲第43屆新風獎;

2009年出版的《新參者》獲兩大推理小說排行榜年度第1名;

2012年,《解憂雜貨店》獲第7屆中央公論文藝獎。

2014年,《祈りの幕が下りる時》(暫譯《祈禱落幕時》)獲第48屆吉川英治文學獎。

  ★如今回顧寫作過程,我發現自己始終在思考一個問題:站在人生的岔路口,人究竟應該怎麼做?我希望讀者能在掩卷時喃喃自語:我從未讀過這樣的小說。
  ——東野圭吾
  
   ★《解憂雜貨店》是東野圭吾罕見的幻想小說。
  ——《每日新聞》
  
   ★《解憂雜貨店》是人與人真誠面對時產生的小小奇蹟,希望更多人能知道這個故事。
  ——《解憂雜貨店》舞臺劇導演兼編劇成井豐
  
   ★我是為了打發時間才買這本書,但讀著讀著竟淚流不止。對我來說,這是一部奇蹟的小說。
  ——(50歲男性讀者)
  
   ★本作讓我再次感到,人無法獨自生存,必須要相互支撐才能活下去。
  ——(20歲女性讀者)
  
   ★這是一本我也想讓自己的孩子閱讀的作品。
  ——(40歲女性讀者)
  
   ★有時傷害,有時相助,人們總是在不經意的時候與他人的人生緊密相連。
  ——(20歲女性讀者)
  
   ★東野圭吾正是適應了時代的要求,其作品情節緊湊,故事展開快捷,逼人之氣力透紙背。
  ——《讀賣新聞》
  
   ★憑著超強的情節和超強的人氣,東野圭吾將萬千讀者聚集在圖書周圍。
  ——《朝日新聞》
  
   ★東野圭吾對情感的刻畫常常跟緊張的推理懸念扣在一起,處理得出人意料,不落俗套。
  ——《新民晚報》
  
   ★東野圭吾是由不屈的堅持淬鍊出的奇蹟。以讀者的角度而言,能與東野圭吾這樣的作家共處同一個時代,真是宛如奇蹟一般的幸運。
  ——林依俐(知名出版人)

  “真走運!”正在檢視佛龕抽屜的翔太叫道,“有蠟燭,這下不怕黑了!”
  翔太用打火機點上幾根蠟燭,擺在房間四處,房內頓時明亮了許多。敦也關掉了手電筒。
  “總算鬆口氣了。”幸平在榻榻米上盤腿坐下,“現在就等天亮啦。”
  敦也取出手機,看了眼時間。凌晨兩點半剛過。
  “喲,裡面還有這種東西。”拉開佛龕最下方的抽屜後,翔太翻出一本雜誌,看樣子是過期的週刊。
  “給我看看。”敦也伸出手。
  擦去灰塵,敦也重新審視著封面。一名年輕女子在封面上微笑,大概是演藝明星吧。他覺得自己彷彿在哪兒見過,仔細打量了一會兒才想起來,是個經常在連續劇裡出演母親角色的女演員,現在應該已經六十多歲了。
  敦也把週刊翻過來,檢視發行時間,發現是在距今約四十年前。他把這事告訴翔太和幸平,兩人都驚得雙目圓睜。
  “真厲害!那個年代都發生什麼事了?”翔太問。
  敦也翻看著內頁。週刊的樣式和現在沒什麼區別。
  “手紙和洗衣粉遭搶購,超市一片混亂……這個好像聽說過。”
  “噢,這我知道。”幸平說,“是石油危機。”
  敦也掃了一遍目錄,又翻了翻彩頁便合上週刊。裡面既沒有明星寫真,也沒有裸女豔照。
  “這家人是什麼時候搬走的呢?”把週刊塞回佛龕的抽屜,敦也掃視著整個房間,“店裡還有少量商品,冰箱和洗衣機也都在,似乎走得很匆忙。”
  “準是連夜逃跑。”翔太斷定,“沒有客人上門,欠的債卻越來越多,然後某天夜裡就收拾細軟跑路了。嗯,總之就是這麼回事吧。”
  “也許吧。”
  “我餓了。”幸平可憐巴巴地說,“不知道附近有沒有便利店?”
  “有也不能去。”敦也瞪了幸平一眼,“天亮之前就在這兒老實待著。你睡上一覺,時間很快就過去了。”
  幸平縮了縮脖子,抱著膝蓋。“餓著肚子我睡不著呀。”
  “而且榻榻米上全是灰,叫人怎麼躺啊。”翔太說,“至少要找點東西鋪在上面。”
  “你們等一下。”敦也說著站起身,拿上手電筒,來到外面的店鋪。
  他在店裡轉悠著,用手電筒照著貨架,希望找到塑料苫布之類的東西。
  貨架上有捲成筒狀的窗戶紙。敦也心想,把這鋪開可以湊合用用,於是伸手去拿。就在這時,背後傳來輕微的響動。
  敦也嚇了一跳,回頭看時,只見一個白白的東西掉進捲簾門前的瓦楞紙箱裡。用手電筒往紙箱裡一照,似乎是封信。
  一瞬間,敦也全身的神經都緊繃起來。信是從投信口丟進來的。三更半夜,又是廢棄的屋子,不可能有郵遞員來送信。可見,有人發現敦也他們躲在這裡,並且有事情要告訴他們。
  敦也做了個深呼吸,開啟投信口的蓋子,向外張望。本以為說不定已經被警車團團包圍,不過跟預想相反,外面黑沉沉的,杳無人影。
  稍稍鬆了口氣,敦也拾起那封信。信封正面什麼也沒寫,背面用圓圓的字型寫著“月兔”。
  拿著信回到和室,給翔太和幸平看過後,兩人的臉色都變得十分難看。
  “這是怎麼回事,不是原來就放在裡面的嗎?”翔太說。
  ……

第一章 回答在牛奶箱裡
第二章 深夜的口琴聲
第三章 在思域車上等到天亮
第四章 聽著披頭士默禱
第五章 來自天上的祈禱

評論0/300

  • 發佈

全部評論